1. 范文网
  2. >
  3. 论文
  4. >

从“羁旅情怀”看中日诗歌异同

  从“羁旅情怀”看中日诗歌异同

  包月菡 重庆师范大学文学院

  摘 要:诗歌是文人抒情言志、情感宣泄的产物,能抒发诗人心中所想所感。中日本两国的文化交流源远流长,在诗歌方面也是相互借鉴中各有所长。本文以羁旅诗为例,对杜甫的诗歌和松尾芭蕉的俳句进行对比,说明中日诗歌的异同。

  关键词:羁旅诗 杜甫 松尾芭蕉 比较

  “羁旅诗”,指由于诗人长期客居在外,滞留他乡,而对故乡绵延的愁思以及对亲人无尽的思念或者郁郁不得志之情。古往今来,中国和日本都出现了大量的羁旅诗,尤以中国的杜甫和日本的松尾芭蕉为代表。杜甫和芭蕉的作品都离不开旅途,他们的诗歌内容都与旅途中的所见所闻息息相关,但是两人对旅途的态度却是截然不同。

  一

  首先,杜甫的羁旅诗形成的背景多是由于是国难当头,诗人的“羁旅”是一种为了生活不得已而为之的被动行为。因此,可以说杜甫的旅途是一个颠沛流离、充满哀愁的过程。例如,杜甫的《春望》,是一首有名的羁旅诗,表达了作者忧国伤时、念家悲己强烈的悲痛之感。和杜甫不同,松尾芭蕉的“羁旅诗”是出于自己的意愿,是一种行为。体味旅途的乐趣,,他的旅途,是一个求知求道的过程。为了在艺术上有所突破,他不断进行艰苦的旅行,正如他临终之作描写的那样:

  余病羁逆旅,

  忆往昔独行荒野,

  而今梦中萦。

  显而易见,一个孤独求道者的姿态跃然纸上。芭蕉对“旅行”的亲切感似乎是与生俱来的,他向往那种隐士一样的生活。1668年芭蕉放弃了在江户的城市生活,隐居到偏僻的深川草堂,此后便与世无争,过着淡泊的生活。

  其次,地理坏境对杜甫和芭蕉的作品也有着深刻地影响。中国诗歌与日本诗歌最大的特点便是广博豪放与小巧细腻,这与中国和日本两国完全不同的地域情况有着密切关系。地域辽阔,山川壮美,江河滔滔,这些都赋予了中国诗歌粗犷豪迈、刚柔并济的特点。杜诗虽以忧郁见长,但诗中也不乏恢弘的意境。例如《旅夜书怀》这首诗是杜甫离开成都,携家乘舟东下时所写。全诗景情交融,意境雄浑,气象万千。

  然而,作为一个狭小细长的岛国,日本诗歌便有了小巧、细腻、抒情的特质。日本古典诗歌,多局限于小景物、局促狭小的空间。由于简练、含蓄及凝缩,使人联想到绚丽的变化与无限的境界,这与日本民族精微细致的性格十分吻合。芭蕉的俳句小诗充分体现了日本诗歌短小而幽玄的形式,例如:

  旅途

  旅途今卧病 梦见在荒原。

  二

  虽然杜诗和“蕉风”有着很大不同,但我们可以从芭蕉的俳句中看出他对杜诗的借鉴和融合。

  在《乞食翁》中,芭蕉有云:“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余识其句,不见其心,推量其岑寂,不知其深邃。余胜于老杜之物,唯独多病。”芭蕉的俳句是杜诗的镜子,在他的俳句中时常透着杜诗的影子。

  在表现手法方面,芭蕉的 “髭风ヲ吹て暮秋炊ズルハ谁ガ子ゾ”运用了倒装手法,这是模仿了杜甫《秋兴八首》中“香稻啄馀鹦鹉粒,碧梧栖老凤凰枝”的倒装法而作。

  在“猿を闻人子に秋の风いかに”中,开头的“猿を闻く”是“猿の声を闻く”的意思,省略了“の声”,反而给读者留下了更加鲜明生动的印象。松尾芭蕉的这种用法,和杜甫的“听猿实下三声泪,奉使虚随八月椿”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是一种省略。松尾芭蕉作这首俳句的背景,毫无疑问是受到了杜甫的强烈影响。

  另外,在素材方面,例如松尾芭蕉的“张旭が物书なぐる醉の中”就是来源于杜甫的《饮中八仙歌》“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在用语方面,芭蕉的 “白头更に芦静也”,借鉴了杜甫《春望》中的“白头搔更短”。

  三

  通过对杜甫和松尾芭蕉诗作的比较,我们可以看出中国和日本的古典诗歌既有区别、又有联系,体现了中日文化“山川异域,血脉相连”的历史渊源。

  中国古典诗歌像是一首气吞山河的交响乐;而日本古典诗歌则一首是潺潺流水的小夜曲。中国古典诗歌总是与政治息息相关,有着强烈的现实感;而日本古典诗歌多是远离政治,回归自然,体现着无拘无束的自由感。以杜甫代表的中国古典诗歌的风雅精神,体现了对现实社会的批判;以松尾芭蕉代表的日本古典诗歌的风雅精神,体现了对自然的追求与和谐。

  参考文献

  [1]蔡宏:《简论中日诗歌的自然美意识》,[J] 华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2年第1期

  [2]李东军:《杜甫与芭蕉》,[J] 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0年第4期

  [3]罗春霞、方萍:《中国古诗与日本和歌、俳句的对比研究》,[J]黄山学院学报,2006年10月第6卷第5期

  作者简介:包月菡,四川人,重庆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2011级硕士研究生,专业:语言学与应用语言学,方向为对外汉语。

从《短歌行》看建安风骨

南春玉

摘要:风骨作为中国古典诗歌的一种精神,在展现了诗歌的魅力同时,增强了诗歌的精神力量,而曹操的《短歌行》作为建安时期的代表作,既蕴含了建安风骨的刚健,又展示了诗歌的创作技巧与语言内涵,对诗歌的发展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曹操;《短歌行》;风骨

曹操的《短歌行》作为一首颇具政治抱负的诗歌,不但在内容上表达着求贤若渴、建功立业的政治热情,在风格上也颇具明朗刚健、慷慨悲壮的气势。无论是语言运用还是思想表达,都代表着建安风骨的典型特点。

一、风骨与内容

风骨这一论断自古有之,其主要用于探讨文章文辞与内容之间的关系,众人对其理解略有不同,有观点认为,“风”源自《国风》,要求作品具有内在的艺术感染力,与创作主体的气质相关。“骨”则指作品艺术风格构成的元素,是对文辞结构方面的要求。[1]总体来说,魏晋风骨便是当时的一种雄健深沉,慷慨悲凉的文学风格。

《短歌行》全诗每八句为一小节,共四节。苏轼在《赤壁赋》中曾提到曹操“酾酒临江,横槊赋诗”,可推测曹操作诗时仍处于大业未成之际。第一节“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作者感叹时光易逝,并非局限于普通人人生的生老病死,而是感叹壮志未酬,追求的精神层面的不朽。第二、三小节“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契阔谈宴,心念旧恩。”真切地表达了作者的求贤若渴与一片赤诚,感情逐渐深入,对贤才的渴求之感也愈发强烈。第四小节“月明星稀,乌鹊南飞……周公吐哺,天下归心。”最后以周公的礼贤下士为“良禽择木而栖”提供了最好的答案。开首四句直言人生苦短的悲伤,笼罩着挥之不去的悲凉氛围;结尾四句则直抒一统天下的自信,高歌着难以抑制的慷慨旋律。对人生苦短的感伤悲戚与对完成霸业的激昂自信,构成了这首诗歌总体的美学风格:悲凉与慷慨。[2]整首诗主题突出,自我个性鲜明,感情气势强烈。

二、风骨与语言

钟嵘《诗品》中曾列曹操的诗为下品,评价其“曹公古直,甚有悲凉之句”。曹操善四言诗,其语言多为本色之句,缺少华丽辞藻的修饰。虽与钟嵘“干之以风力,润之以丹彩”的评价标准有一定距离,但其语言的准确性、简练性与明晰性,依旧使得文章的表现力更加突出,“骨”气愈发强劲。

刘勰的《文心雕龙》中对风骨有这样的解释,“辞之诗骨,如体之树骸,情之含风,犹形之包气。结言端直,则文骨成焉;意气骏爽,则文风清焉。”因此,魏晋风骨的一大表现正是语言精当,用语质朴,文字刚健有力,这在《短歌行》的创作中可见一斑。

曹操是文人乐府的开创者与倡导者,其诗多用乐府旧题。《短歌行》作为曹操四言诗的名篇,也是四言乐府歌辞,虽是乐府旧题,却在语言通俗化的同时具有了新的内容与新的情调,语言别具一格。《短歌行》兼具了语言通俗流畅与思想感情的深远悲壮,以其独特的形式展现了建安风骨的魅力。

三、风骨与技巧

《短歌行》在对魏晋风骨过程中借助了了比兴与用典等技巧。诗歌强调风骨并不意味着艺术尽废、精神独存,其反映现实并非简单划一、平直浅易,而总是以含蓄蕴藉之法,给人以深长的思考与隽永的回味,这就是比兴手法的运用。[3]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一句中,将贤才比作明月,既有耀眼的光辉,又难以取得,充分表达了曹操對贤才的渴求与爱慕。“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这四句又将贤才比作在入夜时分寻找依靠的南飞之鸟,比喻贤才的徘徊与抉择,同时也表现出曹操对贤才前来归附的热烈期盼以及其焦急的心境。

与此同时,《短歌行》的创作还借助了引用与用典手法,从《诗经》中汲取营养。“呦呦鹿鸣”以下四句引自《诗经·小雅·鹿鸣》,是指鹿在山野中发现爱吃的苹草之后,发出快乐的声音引同伴共同食用,借此比喻君臣关系的和谐,同时又写出准备了盛宴,期盼贤才的到来。[4]“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引自《诗经·郑风·子衿》,化用原本表示青年男女爱慕之情的诗句,表达对贤才的渴求。“周公吐哺,天下归心”借用周公在吃饭时,因有人求见,不等食物嚼完便把它吐出,唯恐怠慢了贤才。曹操以此自喻,表达了他对人才的尊重。种种手法均把作者礼贤下士、渴望贤才的思想感情表达得深沉含蓄又淋漓尽致。

四、风骨与气质

诗歌中体现的风骨是个人气质的外在体现。曹丕在《典论·论文》中提出“文以气为主”,指出作家的个性气质对作品风格的影响。曹操一直有一统天下的雄心壮志,据推测,《短歌行》创作时曹操正处于赤壁之战后内忧外困的处境中,在此情况下,他必须招揽人才为己所用。事实也证明,曹操确是一揽天下英才,建安七子除孔融之外,都在建安年间归附于曹操。《短歌行》整首诗的风骨力度均是作者心性使然。

《短歌行》通过各种艺术手法的运用,表达出了曹操一统天下的雄心壮志,也抒发了其对贤才归附的深切期盼。其遣词造句中透露出的魏晋风骨,在文学史上闪耀着经久不息的光辉,其诗句中人生易逝的悲凉与理想难以到达的忧苦之感,也在历史回廊中令人荡气回肠。

参考文献:

[1]高玉昆.中国古典诗歌艺术研究[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3:143.

[2]王念选.悲凉与慷慨的交响_曹操《短歌行(之一)》赏析[J].安阳大学学报,2002(1): 52-53.

[3]李达五.中国古代诗歌艺术精神[M].重庆:重庆出版社,2005.4:16.

[4]王桂霞,张虹.建安风骨何处寻慷慨悲凉《短歌行》[J].沧州师范专科学校学报,2007,23(3):17-18.

中学语文诗歌教学的缺失与审美回归探讨

金国华

【摘要】本文主要针对教育界中,初中语文的传统诗词诗歌教学方法,倡导学生做到“句句清楚,字字落实”为主的授课方式,在授课过程中,学生不能对所授的课程更加深入的理解,而是运用机械记忆方式。分析诗词的能力严重的缺乏,导致学生难以理解诗词中的重要价值与教育的主要意义。随着新课改的教学理念不断的深入学习课堂,初中语文也正在实施着改革的过程中,重点培养学生具备高尚的审美情趣,促进学生对诗词的赏析审美能力进一步的提高。

【关键词】中学语文 诗词教学方式 审美缺失 改进措施

【中图分类号】G633.3【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3089(2017)02-0038-02

学生在初中语文教育中,审美教育与诗词的鉴赏能力有紧密的联系,在这种情况下,就需要教师给予正确的指导方式,教师对学生进行诗词授课过程中,应当将课堂的反馈结合,促进学生对诗词进一步的理解,并将自身的学习方法与诗词的特征进行整合。在相应的教学基础下,不仅对教师的指导方式发挥有效的作用,也能促使学生在这种教学方式下,诗词的鉴赏能力也逐渐的提升,本文主要阐述初中语文教学方式,缺乏诗词的审美情趣,并提出有效的解决措施。

一、中学语文诗词教学的现状存在的问题

(1)学生在语文诗词学习过程中存在的问题

首先,学生在学习语文诗词过程中,其它的文体主要运用朗读方式,而诗词却是运用涵咏方式,文体方式主要是掌握材料的中心思想,诗词需要掌握情感流程,对学生而言,诗词比文体的要求比较高。从小中学生就是运用图像与拼音读物,对于主观性的动漫学习与电脑游戏从小就比较喜爱,在学习诗词过程中,应当具备较强的想象力。学生对学习的心理本来就容易弃难就易,因此,严重造成学生难以对诗词作品产生喜爱。

其次,中学生与诗人相比较下,知识面就比较弱,在学习能力上相对就会很低,人生经历与感悟相比就会和诗人之间有一定的差距。多数中学生都会因为功课比较多,难以接触到外界与乡村的生活,家长的过分呵护,导致学生没有丰富的阅历。加之时代的快速转变,学生难以理解到诗人的社会背景与生活经历,导致学生与诗人之间难以引起共鸣。

(2)教师在教授学生诗词过程中存在的问题

首先,教师的诗词修养较低,造成教师在教授诗歌过程中,难以跟上新时代的要求水平,导致教师的思想仍然滞留在大学时代的《文学概论》的基础上。传统文化对于学习诗词的要求只重视诗词的思想内容品评,不重视分析诗词的艺术技巧。由于,自身的知识与诗词修养受到严重的限制。还存在一些教师本身对阅读诗词就不感兴趣,在平时的教学中,很少阅读与写诗歌,不具备较高的诗词悟性,导致教师在授课过程中,难以将学生指引进入诗歌的意境。

其次,在初中课程中,语文与其他的学科相比较下,不具备超强的功利性。要想在中考与高考中期的优异的成绩,多数学生都是针对高考的内容进行语文教学,只教授学生高考中有关的考试内容。传统的高考与中考都是围绕议论文、记叙文等方式的阅读题目,考试中很少有有关诗词鉴赏题目,作文中对诗词的要求除外,主要通过两点说明:其一,说明改卷教师的诗词修养不高,其二,重點突出考试中度诗词教学的不够重视。

二、中学语文诗歌教学的有效改进措施

(1)促进学生反复朗读能力,感受诗词中的美好

诗词中充满情感丰富意向并且包含格律中,但是,在转化过程中存在格律上的美,重点需要感受到语言美、意境美并且具备丰富感情的朗读方式。首先,人们清楚地明白,从先秦到清朝,古代国家的大部分诗词都是运用歌唱的方式,例如,李清照的《一剪梅》、李煜写的《虞美人》至今仍然被广泛的传唱着。苏轼的《明月几时有》、岳飞的《满江红》,将这些传统文化谱成曲之后,在歌唱的过程中,不仅音韵婉转而且铿锵有力。即便是不能经过翻唱的诗歌,从中也蕴含一定的音韵美。

(2)咬文嚼字,欣赏、感受诗词中的语言美

在初中语文课堂中,诗词的语言方式往往会比其它语言更加准确、精炼、生动、优美、形象,通常都是一字千韵,字字都能达到震动人心。虽然语言比较简单,但是其意向却很丰富。尤其是传统的古典诗词,特别重视炼字炼句。例如,诗词中“红杏枝头春意闹”其中的闹,春江水暖鸭先知其中的“知”等相关的诗词。所以,在鉴赏诗词作品过程中,对语句的关键理解与分析需要特别重视,还需要达到“咬文嚼字”的高境界,在这样的情况下,有助于学生语言的积累与有效的提升。

结束语:

综上所述,在学生初中诗词教学中,其主要目标就是促进在美中学到陶冶情操,在审美情趣的教学方式中不断的提升自身的情操修养。在不断的普及与实施教学中,完善新时代的教育理念,不仅能促进学生积极主动的学习诗歌,并且接受与享受新鲜事物的审美教学方式。提升诗歌的鉴赏能力与学生本身的审美能力有直接的联系,还能促使审美的文明状态期的升华在,学习中学生作为主体部分,在教师适当的指引下,运用有效的方式促进学生的诗歌鉴赏能力与审美能力进行整合,实现学生在初中课堂中的综合能力得到真正的提升。

参考文献:

[1]陈浩然.浅谈中学语文诗歌教学的审美回归[D].江西师范大学,2014.

[2]刘志远.谈谈中学语文诗歌教学的缺失与审美回归[J].课程教育研究,2016,27:230.

[3]于海波.中学语文诗歌教学的缺失与审美回归[J].读与写(教育教学刊),2013,08:87.

原文标题:从“羁旅情怀”看中日诗歌异同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xunzhiguang.com/lunwen/115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