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范文网
  2. >
  3. 故事
  4. >

差一票

穆大林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宝贝女儿梦梦在城里工作,是穆大林平时最牵挂的人。这天,穆大林正在田里忙活,梦梦突然打来电话:“爸,告诉您个好消息,我给您带人回来啦,我们一会儿就能到家!”
  
  八成是女儿要带男朋友回家了,挂断电话,锄头一扔,穆大林就往家跑,前脚刚进家门,梦梦他们也到了。只见梦梦和一个小伙子并肩走来,见小伙子高大帅气,眉清目秀,穆大林满心欢喜。
  
  梦梦笑着说:“爸,隆重介绍,这是文宇,您的准女婿!”文宇热情地向穆大林伸出手。
  
  穆大林一边握住文宇的手,一边想着什么,他关切地问:“你们是坐啥车回来的?”梦梦插话道:“我们这趟回来一分钱没花,搭的是文宇公司的顺风车,他们公司在我们县城有办事处。爸,省下的钱给您买酒喝了。”
  
  听了女儿的话,穆大林收起了笑容,握住文宇的手也随之松开了。文宇尴尬地立在那里,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还好梦梦反应快,忙打圆场说自己饿了,催着老爸烙她爱吃的葱油饼。穆大林似乎意识到刚才自己的失态,转身进了厨房就张罗起来。简单炒了几个小菜,穆大林说要去买两瓶啤酒,梦梦拦着他说:“爸,买什么啤酒呀,咱家不是有您自酿的葡萄酒嘛,拿出来给您准女婿尝尝啊!”
  
  穆大林有一手绝活,自酿葡萄酒,酒味醇香浓厚,他早就跟梦梦说过,以后她要是带着男朋友回家,爸爸一准用好酒招待。可现在梦梦这么一说,穆大林怔了怔,说:“这、还、还没到时候。”
  
  梦梦还想追问,又怕场面尴尬,只好作罢。吃饭时,穆大林有一句没一句地问文宇:“平时工作忙吗?要经常出差吗?”
  
  文宇知道,穆大林是在试探自己有没有时间陪他女儿呢,他忙说:“工作还行,不算忙,基本不用出差。叔叔您放心,我不会当‘空中飞人’各处跑,让梦梦一个人的。”穆大林听了,若有所思,轻轻叹了口气。文宇心里直打鼓,难道自己说错话了?
  
  那一餐饭,穆大林吃得心不在焉,梦梦吃得不声不响。文宇大概也看出了什么,吃完饭没多久,就识趣地告辞了。梦梦心里有气,跟着也走了。
  
  转眼一个多月过去了,这天,穆大林在家,院外突然传来“滴滴滴”的汽车喇叭声。穆大林走出院子想看个究竟,只见村口停了一辆白色宝马车,一位姑娘从车窗里探出头,正在向他招手。穆大林再一细看,哎哟喂!姑娘不是别人,是梦梦,驾驶座上坐着的是文宇。
  
  穆大林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前,问:“你们这是干什么?回来了,还不进家门,在这里显摆吗?”说完话,穆大林气呼呼地扭头就走。
  
  梦梦追上来挽住穆大林的胳膊,说:“爸,您别生气,这都是我的主意,上次蹭车回来见您不高兴,我们俩就寻思着,借辆宝马车,开到家门口给您撑撑脸……”
  
  “胡闹!爸不是嫌贫爱富的人!”穆大林甩手进了屋,梦梦和文宇面面相觑,尴尬地跟了进去。
  
  屋里的气氛有些尴尬,沉默了一会儿,文宇先开了口:“叔叔,我们这次回来是有事跟您商量,我和梦梦谈恋爱快两年了,如果您同意,我们想登记结婚。”说完话,文宇和梦梦都紧张地盯着穆大林。见穆大林眉头紧锁,半天不言语,文宇接着又说:“叔叔,今天开的宝马车确实不是我自己的,不过我平时开销不大,工资都存着呢,和梦梦结婚后,我有能力给她好的生活,一定让您放心!”
  
  文宇说得诚恳,穆大林还是不言语。梦梦急了:“爸,您好歹有句话呀!我和文宇是真心相爱,非他不嫁!”
  
  这时候,穆大林才算开了口:“差一票,就差一票!”梦梦听糊涂了:“爸,您说什么‘差一票’呀?又不是选举投票!”
  
  穆大林接着话说:“还真说对了,我一直在给文宇投票呢,就差一票就能当选我的女婿了。”
  
  文宇忙问:“叔叔,哪方面我差一票,您说出来,我改。”
  
  “就是那……”穆大林欲言又止,“算了,说出来我还考验个啥?再看看吧,不着急结婚。”
  
  穆大林没同意婚事,让两个孩子心里都不痛快,匆匆吃过饭就回城了。一走就是两个多月,梦梦赌气似的,不再给穆大林打电话。
  
  这天上午,穆大林正在田间劳作,突然间村口的公路上传来刺耳的刹车声,紧跟着就传来人们大呼小叫的声音。一准是出事了!穆大林甩手就往村口跑。
  
  刚到村口,就看见一个小伙子怀里抱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孩子迎面跑来。近了,穆大林认出来了,抱孩子的人竟然是文宇。文宇也看到了穆大林,到了跟前,他急着问:“叔,家里有摩托吗?我得送这孩子去医院,他被车撞了。”
  
  穆大林二话不说,赶紧回家开来摩托,载着文宇和孩子就往镇上的卫生院赶。一路上,他们谁也没说话。到了卫生院,孩子立马被推进手术室。
  
  医院要求他们交两千块钱的押金,文宇毫不犹豫地掏出皮夹,抽出一张银行卡让刷卡。就在那一刻,穆大林发现一张纸片儿被皮夹带出来,无声地飘落在地,他弯腰捡起,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之后他把纸片儿装进了自己的衣兜。
  
  入院手续办完了,文宇才告诉穆大林事情的来龙去脉:文宇要到县里的办事处开会,想顺道来看看穆大林,没想到还没进村,就看到有辆车在公路上撞伤了一个孩子,司机开车跑了,文宇见孩子伤势严重,耽误不得,抱起孩子就跑……
  
  两人正说着话,孩子的父母赶到了,对着他们千恩万谢。见孩子有人照料了,穆大林领着文宇回了家,他特地宰了一只鸡,还喜滋滋地端出了自酿的葡萄酒。
  
  文宇显然明白喝葡萄酒意味着什么,他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饭后,穆大林进屋拿出一个纸袋,对文宇说:“带回去吧!”
  
  文宇疑惑不解地打开纸袋一看,顿时就惊住了,纸袋里装的竟然是一本户口簿。
  
  “这……”文宇不知该说什么。穆大林哈哈大笑:“你们不是想登记结婚吗?少不了这个。”
  
  “可是……”文宇支吾了半天,终于说出心里的疑问,“叔,我不是还差一票吗?”
  
  穆大林又是一阵开怀大笑:“够了,够了,你今天一下子就得到两票,超了一票呢!”
  
  文宇不解地问:“哪两票?”
  
  “勇于救人一票,还有一票在这儿呢!”说着话,穆大林从衣兜里掏出那张他在医院里捡起的纸片儿,放到桌面上。
  
  文宇一看,哑然失笑,这不是自己来时乘坐的高铁票嘛!
  
  “这、这也算一票?”
  
  “我一直求的就是这一票啊!我见识不多,不怕你笑话,前不久,村里有个小伙子欠了银行的钱不还,还抛下老婆跑了,后来法院把这人拉入诚信黑名单,我听村里人说,有了这样的诚信污点,连高铁票都买不了……”
  
  穆大林说,自己一根筋,想着明明从城里回家,坐高铁是最方便的,可偏偏文宇两次来家里都没坐上高铁。他一想起村里那小伙的事,心里就一百个不踏实,总担心文宇是不是哪里有问题也坐不了高铁了。不过这回见到文宇那张高铁票,他打心底里放心了。
  
  看着穆大林眉飞色舞地述说,文宇恍然大悟:这未来老丈人考验女婿,又添新招啦!


狮  子

一天下午,寂静笼罩着大森林。在枝叶交织的树冠下,生活着狮子一家。

小狮子息还没有睁开眼睛。三天以来,在母狮子腿下爬来拱去,只知道找奶吃,根本不知道世界上有什么危险。

强大的狮子弯下腰看看它们。过了一段时间,它跳了起来,抖动着金色的鬃毛,大吼一声。

小狮子立刻睁开了眼睛,同时,森林中的其他动物都吓跑狮子以它惊天动地的吼声唤醒了自己的孩子!我们要像狮子那样唤醒自己孩子的良知,使他们诚实地劳动,摈弃那些丑的恶的事物。


信•天使

    她曾经有过一个孩子。

    他为那孩子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叫信。

    在有信陪伴的日子里,她觉得自己很满足,她不再畏惧冬日里凛冽的寒风,不再一个人啃着啃着燕麦面包就流下大颗的泪,不再惧怕黑夜的到来,不再抱怨他给她的温暖那么那么地短暂。她开始学着勇敢和坚强,因为她不再是一个人。

    她曾经在重症病房里见到过一些需要特护的孩子,那些孩子多数是早产儿,因为各种各样的病因被一个个地安置在那里。那些有着先天缺陷的婴儿赤裸着皮肤,只穿尿片,在温度适中的暖箱里平静地呼吸着,他们偶尔抖动一下四肢,让看护他的人觉得他还存在着生命的体征。

    她认识的看护者对她说,这些孩子还是幸运的,有的婴儿因为家长的放弃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有个被医生抢救过来的小婴儿正在不断康复,他的父母甚至看到他第一次的笑,但是,因为没有强大的经济支持,他的父母最终握着他的手看他逝去。另一个患病的孩子,被母亲技巧地抛弃在医院里,医院尽了全力去呵护她,但因为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她也在医务人员沉重的唏嘘声中离开人间,她走的时候,身边没有任何的亲人。还有很多很多,她不敢再听那个熟识的看护者继续讲下去,因为她的心已经很疼很疼。

    她想为自己的孩子做点什么,但又迷惘不已。他是那么地小,他还无法看到天空的蓝,白云的白,他不会叫爸爸妈妈,他无法感知食物的酸甜苦辣,也嗅不到花朵和青草的芳香,他太小了。虽然这样,她还是强烈地感应到他的存在。那个一开始就注定了结局的孩子,信。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无所谓的东西,不经意的擦肩而过,深情对视过却已遗忘的眼神,因了缘分牵连但最终松开的手。她可以麻木地忽略那些前尘旧事,但是,她无法忘却这个结果,孩子,他给她的信,一个堕入凡间又即将夭折的天使。

    来年,他也会有一个孩子,但是,已与她无关了。同样是生命,一个在暗夜里悸动,一个在阳光下成长,多么强烈的反差,当那个在众人的期待下诞生的婴孩发出初次的啼哭时,她也许正在疯狂地写着一些文字,只有这样,她才能度过那些难捱的时光。

    大概多年之后,他还会偶尔地想起她,想起她送走他为之命名的那个孩子。他可能永远都无法体会她当时的心情,那种绝望而美丽的情感,她差一点就抚摸到了天使的翅膀,但终究还是错过了。

有些事情,总是要了结的。她在泪眼迷蒙中看着天使离开。

    那个不被祝福的孩子,信,他只存活了四十天。

爱唱歌的修女

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奥地利的萨尔茨堡一片宁静。

年轻的修女玛丽亚是个生性活泼,爱唱歌的姑娘。她常常独自跑到青青的山坡上去唱歌,往往唱得把修道院里的规矩也忘个一干二净。院长很喜欢这个年轻人,见她向往自由自在的生活,就介绍她到萨尔茨堡的冯·特拉普上校家去做家庭教师。

冯·特拉普先生是奥地利帝国的退役海军上校,他的妻子在几年前去世了。玛丽亚的学生就是七个失去母亲的孩子,他们大的已有十六岁。

玛丽亚拎着简单的行李箱,按地址找到了冯·特拉普家。这里是一座豪华的别墅,大理石的门厅、转梯、从天花板上垂下来的金色枝形吊灯,一切都令喜欢幻想的玛丽亚陷入遐想。

正当她呆呆地站着左思右想时,背后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请您注意,在这个家里,有几个房间是不允许进去的!”

玛丽亚吓了一跳,吃惊地回过头去。

那人就是冯·特拉普上校,他的个子高高的,挺拔英俊,三十多岁的样子,但神情却严肃得像个五十岁的老军官。他毫不客气地使用着一种军队的口吻说:“玛丽亚小姐,在我请的家庭教师中,你是第十二名。我希望你能比上一个好一些,她只呆了两个小时!”

只呆了两个小时?乘车来萨尔茨堡的路程也不止这些时间呀!这位上校一定非常苛刻、严厉!

但是,玛丽亚还想问问孩子的情况。

海军上校肯定地说,“孩子完全没有错误!责任全在那些家庭教师。她们没有能力维持七个孩子中的纪律!请你记住,在这个家庭里如果没有纪律,一切都会变得乱糟糟的!”

玛丽亚简直想象不出该对七个大大小小的孩子使用什么样的“纪律”,她就问特拉普先生:“您对教育孩子有什么具体要求?”

上校说:“他们早晨该温习功课,下午该到院子里操练,晚上该严格按时上床睡觉,这几点,是起码该做到的。”

这时,玛丽亚忽然想到:安排得这么紧,孩子们什么时候游戏呢?她刚问了一句,特拉普上校就皱起眉头,突然从衣袋里拿出一支军舰上用的鸣苗,嘟嘟吹了起来。

刹那间,楼上的几个房间都打开了,七个孩子一个个踏着正步走了出来,又排成一队朝楼下奔来。

玛丽亚明白了,特拉普先生完全是按照管理军队的方法来训练他的孩子们的,他根本没考虑过孩子的游戏问题。

这时,七个孩子已经在特拉普先生面前立正站好。他们偷偷瞧了瞧新来的家庭教师,又互相使了个眼色,就根据上校鸣笛里不同的信号,一个个出列报告自己的名字。最大的姑娘叫莉沙,已经十六岁,最小的叫梅蕾特,刚满五岁。

玛丽亚觉得,这七个孩子看她的眼神,都跟看一只空空的玻璃瓶一样,就鼓起勇气,热情地自我介绍说:“我叫玛丽亚,是你们新的家庭教师,我向你们问好。”

接着,她又上前跟孩子们一一握手,但是,孩子们对她很冷淡。

吃晚饭的时间很快到了。

玛丽亚坐到餐桌边,刚向孩子问好,突然发现自己的口袋里有什么东西在动弹,她不在意地把手伸进去摸了摸,手指却触到一个湿乎乎活蹦乱跳的东西,吓得她“哇”地叫了起来。

仔细一看,竟是一只青蛙。

坐在她一旁的管家马上低声告诉她说:“您还算比较幸运的。上一个家庭教师,在她自己的兜里摸到了一条蛇!”

玛丽亚尴尬地笑了笑,正想说点什么,特拉普先生追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谁破坏了纪律?”

这时,玛丽亚做出很轻松的样子说:“这是我跟孩子们的秘密。”她转过头去,对孩子们微笑着说:“真感谢你们,一点也不把我当外人看待,而是把我当作朋友,使我一下子就感到了温暖、幸福和愉快。”

玛丽亚的宽容和体贴,一下子使这七个失去母亲的孩子大为感动,制造恶作剧的小男孩马尔塔首先低声抽泣,接着,孩子们一个个都哭了起来。

特拉普上校很久没有见到孩子们动感情了,一时既高兴又莫名其妙。正在这时,有个叫鲁夫的年轻邮递员送来了一份电报。

特拉普上校看完电报,就对孩子们说:”电报是男爵夫人打来的……明天一早,我得去维也纳。”

孩子们都知道男爵夫人是个漂亮的寡妇,她很可能成为这个家庭的新妈妈,都纷纷议论起来。大姑娘莉沙却悄悄溜进花园,她知道,她的男朋友鲁夫把绿色邮包扔在一边,正伸长了脖子朝这边张望呢。两人碰到一起,立刻快活地唱起自己喜欢的歌曲,忘情地在亭子里跳起舞来。

这时,天空中下起了阵阵细雨。

玛丽亚在自己的房里,跟管家太太商量更新窗帘和给孩子们做新衣裳的事。管家太太说,“上校很可能就要跟男爵夫人结婚了,窗帘的事,就到那时再说吧。”

听说孩子们很快会有一个新妈妈,玛丽亚由衷地为他们感到高兴,她跪下来,真诚地祈祷,希望这位能疼爱孩子的母亲早日来到这个家庭。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不一会儿,又电闪雷鸣。大姑娘莉沙在亭子里玩够了,冲过花园想进房子,但所有的门都关上了。她浑身湿透,见只有玛丽亚的窗子还开着,就不顾一切地爬上去,“扑通”一声跳到玛丽亚面前,这着实使她吃了一惊。

玛丽亚一点也没问莉沙到花园里去干什么,立刻给她寻找干衣服换上,又亲热地叫她坐到温暖的被子里一起谈心。没说上三句话,窗外又是一阵轰隆隆的雷声,顿时,暴雨倾盆而下。这时,房门一次又一次被撞开,另外六个被雷电吓得睡不着的孩子竟一个接一个跑到玛丽亚房里。他们见大姐姐莉沙也在这里,立刻都跳上床来,簇拥在玛丽亚身边,最小的格蕾特甚至把头扎在玛丽亚的怀里。

玛丽亚和孩子们紧紧依偎在一起,感到十分温暖,她对孩子们说:“别怕雷鸣电闪,也别去想那不高兴的事,应该多想想那些美好的东西。”

格蕾特不理解地问:“什么是美好的东西呢?”

玛丽亚笑了笑,她用柔美的歌声来回答说:“白色的小马,松脆的苹果饼,门铃,车铃,小牛排加面条,月亮旁天鹅的剪影……穿着白绸衣裳的小姑娘,落在鼻子和睫毛上的雪绒花,春天河里的碎冰……美好的东西数不清!”

甜美的歌声和形象的比喻,一下子使孩子们联想起自己喜欢的许多事物,他们一点也不害怕了,吵吵嚷嚷地谈起各自喜爱的东西来。

突然,门被“哐啷”一声推开了。

原来,特拉普上校被孩子们的笑声吵醒了。他不问原因,表情严肃地把孩子们一个个撵回自己的房间去。在关上门之前,他用警告的口气对玛丽亚说:“小姐,你一定要记住,在这个家里,第一要紧的是纪律!希望在我回来之前,你能做到这一点。”

玛丽亚一点也没计较上校说话的态度,她看了看窗外,雷雨已经过去了,她知道孩子们不会再害怕了。

第二天一早,冯·特拉普上校到维也纳去看男爵夫人了。玛丽亚一看见孩子们的笑脸,立刻就忘掉了上校那刻板乏味的规定,她把旧的绿呢窗帘取下来,给他们每人缝了一件式样新颖的衣服,让他们穿着高高兴兴地出去郊游。

玛丽亚带着孩子们穿过树林,涉过溪流,他们一起捉迷藏,一起采摘野果和花草,玩累了,就躺在草地上休息。

对着蓝天白云,玛丽亚问孩子们:“男爵夫人快要来了,你门准备为她唱支什么歌呢?”

孩子几乎异口同声地说:“爸爸不喜欢我们唱歌!”

玛丽亚点点头,她明白,上校是因为失去妻子后心情抑郁,才不喜欢别人在他面前唱歌的,作为一个奥地利军官,岂有真的不喜欢音乐的道理!她笑着对孩子们说:“我们可以改变他的想法。告诉我,你们会唱些什么歌?”

但是,孩子们又齐声回答说:“什么歌也不会!”

玛丽亚听了,只是笑笑,大声说:“不会不要紧,我可以教你们,先从哚来咪教起。”

接着,玛丽亚随口把七个音符编成歌,柔美地唱了起来:“哚,一只母鹿;来,阳光照下来;咪,就是我自己;发,向遥远的地方出发;索,快得像穿梭;拉,大家把你拉;梯,上面有果酱面包和茶等着你,接着,又遇见了哚和母鹿!”

玛丽亚形象的比喻,把“哚来咪发索拉梯”七个音符生动地结合起来,引起了孩子们很大的兴趣,他们又唱又笑,在欢乐的气氛中不知不觉地上了一堂又一堂音乐课。

最爱的人

  喜欢看你开车的样子,稳稳的,我坐在你的身边,闻到你熟悉的气息,觉得爱是这样的宁静.

喜欢看你把孩子逗的大叫,跑来求助我.我可以伸出手去,假装打你.你假装躲闪,孩子欢快的笑,你也笑,象一个孩子一样的无虑.

喜欢可以早上醒来不起床,你一边搂着孩子,一边搂着我,我和孩子打架争夺,一人拉着你一只胳膊,要求你来抱.这个时候,我还是你的公主.

喜欢看你穿上我为你洗的衣服.镜子面前的你,挺拔帅气,那样的成熟稳重的一个男人,那样精神的站着,仿佛,就可以托起我整个的世界.

喜欢你喝一点点酒回来,我假装睡着,你悄悄的趴在我脸上看,识破我惯用的伎俩.可以用手勾住你的脖子,耍赖皮,要你抱着转圈.

喜欢看你熟睡的样子,那微微蹙着的眉头,青青的胡子茬,有点扎手的痒.

喜欢和你谈论从前.你还记得吗,那次你喝醉了,吐的床上一塌糊涂.你却害怕了,酒也醒了,慌忙的打扫.自那以后,你就再不喝多了.

我还记得你以前是吸烟的,可是后来.为了孩子,你生生的就戒了.看到你偷偷的拿出烟,放在鼻子上闻一闻,又放进去,谗谗的样子,象个孩子得不到向往的糖果.

还记得我们结婚那天吗,好好的天气,忽然就下起了雨.那雨真大啊,待客完很晚了,我们都又冷又乏.相拥着睡去,一觉醒来,天光大亮.我们都哈哈大笑,笑我们的洞房花烛夜,不知道别人是不是也这样.

美好的日子啊,总是太快太快.我们老了的时候,还会想起这些吗?


三年了……

已经三年没写过文章了,突然记起我的秘密基地,甚至差点忘了该怎样发表文章。

三年了,我结婚了,有了可爱的宝宝,但是有时候我真的会发现自己过得并不幸福,因为很多时候我都感觉他变了,陌生,可怕,冷漠……我只是以我的方式爱着他,可是在他眼里我只有蛮不讲理,无理取闹,老是在睡觉的时候打扰他,在他玩手机的时候干扰他,我一度以为我找到了好男人,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可是,我错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做什么都是因为我笨,我爱作,什么事都办不好,又胆小又爱哭……

凌晨一点了,迟迟没有睡意,跪肿了的膝盖,扇红了的脸,是啊,都是自己所为,请你狠狠地记住这三耳光,不为他人为你的低声下气,为你的胆小怕事,如果告诉爸妈,爸妈也只会骂你吧,我很清楚,他们不想在邻居眼里丢脸,所以无论我受好大的委屈他们也只会喊我忍忍,可是,有谁知道我忍不住了吗,我压抑的情绪要怎么才能得到释放,从一开始我就不爱他罢了,只是觉得各方面都是另一个我想要的,我知道慢慢的我爱上了他并和他结婚,为他生下孩子,可等我爱上他,他又是怎样的呢?刚交往时当着我的面删掉他和他前女友的聊天记录,是啊,不是在和我交往吗,怎么手机里还联系着前女友呢,没错,在他花言巧语下我相信了他们只是互相问候而已,至于为什么要删掉消息是因为怕我误会,是啊,没错,我相信了!紧接着,我在他空间里发现了前女友的照片,保存的真好啊,加密了还专门放在一个相册里,他说好久不登qq没空管理罢了,是的,我信了!他爸妈提出结婚了,我同意了,没有任何要求,什么彩礼什么规矩都抛之脑后,按他家意思来吧,扯证没多久,我搬进了他家,睡前我发现了一袋卫生巾,我哭了,他不是说没睡过其他女人嘛,难到卫生巾是他用的啊,他解释了,没错,我原谅他了……

不知不觉我怀孕了,怀孕期间吵了一次架,大概又是因为我太作吵到他睡觉了吧,我一气之下晚上大着肚子准备离开,可是天在下雨,为了腹中的宝宝我不能淋雨,我只有站在门前哭啊,心想怀着孩子他应该会来找我吧,原来这都是我想多了,他怎么会担心宝宝和你呢,睡觉肯定比这还重要啊,他妈可能是怕我跑了,找到我,我跟她回去了,回去以后也没见他问问,第二天我又和他和好了,至于怎样和好我忘了……

从结婚到生孩子一年多,我没了工作,他也没工作,孩子现在半岁了,我很爱我的宝宝,今年他才开始上班,如果不上班我看没人会给钱给我们用,除了我的爸爸妈妈,今晚,又是我太作吵架了,是的,我是打了他几下,但他不是骂我了吗,不也打了我吗,那句“滚”怎么那么大声啊,从孩子出生到现在每天晚上都是我没日没夜的带,他挨到孩子睡了几晚上啊,有五晚上吗?自己给孩子换过尿不湿吗,自己给孩子穿过衣服吗……你要永远记住这三耳光和跪肿了的膝盖以及那一句“滚”,不在乎你的人,不和你说的话,讨厌你的眼神和动作,他不爱你,根本不爱你,为何要自己骗自己,一切都是你幻想的,永远不要忘记,从一开始他就不爱你,只是觉得到了结婚的年龄罢了,仓促结婚后悔的只有你自己,爱情?……呵,你真可怜啊,低声下气,像做狗一样,不是说过不出现了吗,为啥还是出现了,孩子?你勇敢的离开了孩子也还是你的,血缘关系怎可断啊!

孩子,如果哪天我和你爸爸离婚了,求你不要怪妈妈,妈妈真的爱你,我可以用生命保护你,在你爸爸身边妈妈有时候真的不开心,你爸爸变了,变得我不认识了,妈妈此时真的好累啊,


原文标题:差一票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xunzhiguang.com/gushi/86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