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范文网
  2. >
  3. 故事
  4. >

巨蟒与豹子

   在一个原始森林里,一条巨蟒和一头豹子同时盯上了一只羚羊。豹子看着巨蟒,巨蟒看着豹子,各自打着“算盘”。
   豹子想:如果我要吃到羚羊,必须首先消灭巨蟒。
   巨蟒想:如果我要吃到羚羊,必须首先消灭豹子。
   于是几乎在同一时刻,豹子扑向了巨蟒,巨蟒扑向了豹子。
   豹子咬着巨蟒的脖颈想:如果不下力气咬,我就会被巨蟒缠死。
   巨蟒缠着豹子的身子想:如果不下力气缠,我就会被豹子咬死。
   于是双方都死命地用着力气。
   最后,羚羊安详地踱着步子走了,而豹子与巨蟒却双双倒地。
   猎人看了这一场争斗甚是感慨,说:“如果两者同时扑向猎物,而不是扑向对方,然后平分食物,两者都不会死;如果两者同时走开,一起放弃猎物,两者都不会死;如果两者中一方走开,一方扑向猎物,两者都不会死;如果两者在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时互相松开,两者也都不会死。它们的悲哀就在于把本该具备的谦让转化成了你死我活的争斗。”
   生活中的悲哀也常常由此而起。


如果相遇,就并肩走一段路

生活有时是难熬的,但有的人自备法宝,能从一地鸡毛的日子里暂时抽身。
  
  青旅的床位,把4个不同生活轨道的陌生人牵在一起。头顶睡着一位梳着辫子、带着吉他、靠做手工藝品环游世界的日本歌手;左手边是靠教英文来挣旅费、梦想在埃及建一所学校的意大利作家;印象最深的是那个从中东回来的90后姑娘。她独自一人去中东做志愿者,在炮火连天的地方用珍藏的水源给那里的儿童洗头,在非洲的大草原上给得了感冒的狮子喂牛肉,回国后在青旅打工,不会叠被子,不会与人打交道,却也胆大心细、刀枪不入地走过了半个地球。在年少的我看来,他们有着超乎寻常的魅力。
  
  大家似乎有某种共识:在路上的人必然有故事。因此旅行时邂逅的伙伴,没人在意你以前经历过什么,没人在意你有什么样的路数,只在意我们能不能并肩走一段路。旅途中,你可以把自己的故事说给其他人听,而不用顾虑对方是否会揣测你的生活。就像看一场身临其境的电影,我们准备好耳朵和眼睛,倾听别人的故事,看着每个人用自己独有的方式往前走。
  
  那时候我二十二三岁,刚刚踏上旅途,去了云南,在酒吧街后巷的客栈做义工。我在生活中是特别寡言的一个人,旅行时却自来熟,当我把林肯公园的《intheend》分享给客人的时候,有个瘦高的男孩也喜欢这首歌,我主动留下他的联系方式,我们因此认识了。几天后,男孩离开了客栈,走之前留下一纸歌单。
  
  第二年,男孩来到重庆看林肯公园的演唱会,约我吃了一顿火锅。夜幕下,气氛正好,我们在大桥上散步。男孩始终一言不发,给人感觉有些冷淡,走到桥头,他问我:“为什么你不像第一次见面时那样热情了?”
  
  我一时语塞,突然意识到自己才是给人感觉冷淡的那一个。我确实没怎么主动挑起话题,因为我在生活中本就是一个不怎么热情的人,热情的是旅行,它让我变成了另一个人。此刻的我是真实的,就像一个卸了妆的模特,一个正在发呆的演员。我不再修饰自己,坦诚地暴露于众。
  
  尴尬的气氛一丝一丝地蔓延开,我们并肩走了一段路,最后各自打车回家。那些还来不及发芽的情绪,就像那首《intheend》一样,戛然而止。
  
  他不知道的是,我度过了最难熬的时光,走过了旅行的万种风情,我从一个没有故事的人变成有故事的人,从只会听故事变成能够讲故事。我曾经在失败面前低头,但我没有被狭窄的视野击垮,我勇敢地走了出去,又平静地回归了生活。


如果我当时吻了她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有的人,我们一辈子也等不来,而有的人,等来了,我们又不懂得珍惜。遇到一个情投意合的人多么难得,而失去一个人,却又是那么容易,转瞬之间,就会无影无踪。

  2002年3月,和我同住的那个人搬走了。我于是在房屋中介所登记,寻找合租人。两天之后,她来看房子,觉得还比较满意,便搬了过来。就这样,我和她开始了异性合租生活。

  最初的日子,我的生活并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每天下班之后照例在楼下的步行街闲逛,或者跑到同学家里打牌。后来有天我下班直接回家,看到她正在做饭。香气溢满了整个房子。看到我,她笑盈盈地说:回来了?一起吃晚饭吧!我既惊且喜,没有任何犹豫就点了点头。老实说,她的手艺还很不错。那一顿饭我一共吃了三碗饭。接下来的日子,我便经常买菜回来和她一起做饭。对于一个单身许久的人来说,这种简单的乐趣其实就是一种家的温暖的感觉。

  然而,没有多久,她就搬走了。原因是她妈担心她和一个男人合租不太方便,所以叫她搬到一个熟人那里去。看得出来她也不想搬,可是实在拗不过她妈的百般劝说。她搬走的那天,我默默地帮她收拾东西,并将东西拌到车上去。临走前她凝视了我将近两分钟,不言不语。车开走了,我回到空荡荡的房子,忽然悲从心生,忍不住泪如雨下。那一刻,我才发现原来自己早已经喜欢上了她……

  第二天,我给她打电话,我说我们一起吃晚饭吧。可是她却说不行,她要和她男朋友一起吃饭。我一听如遭雷击,当场呆住了。我万料不到她会这样说,因为据我所知,她应该没有男朋友的。挂掉电话之后,我失魂落魄地在她住过的那间房间里蹲着,一直蹲了整整一宿。

  一连几天,我都没有勇气再联系她。可是,后来忽然有人给我打电话说要看房子。我觉得很奇怪,她搬走之后我并没有在什么地方登记出租呀!不过我很快便明白了:一定是她帮我去登的记!我按捺不住自己,便给她打电话。一问,果然是她。我心里有些发酸,我说:“其实我不想再出租了,我宁愿一个人住,或者,我也搬家。”我们言不由衷地随便说了一会,忽然她说,那天她在电话里那样说是因为当时在上班,老板在身边,所以……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上班时间老板在身边就得那样说,我也没有问她,但是我的心里却兴奋不已。

  我们又开始来往。我们一起吃饭、唱歌、看电影。每一次都玩得很开心。我对她的喜欢程度也渐渐升华为爱,但是每一次面对她,我总是无法表达自己的爱意。我把苦恼告诉了我最好的朋友,他大骂我不是男人,连这点胆量都没有,其实我又何尝不在骂自己。尤其是好几次我看到她满是期盼的眼神,更是心急如焚。

  我过生日那天,邀请了好几个朋友一起庆祝,她当然也在场。当她在摺摺的生日烛火中微笑着面对我,将一条珠链子戴到我的脖子上,我完全沉醉了。朋友们在旁边有节奏地击掌,并叫我亲吻她,但是我不是一个喜欢张扬的人,我只是轻轻地挽了她一下,没有做出过多的亲昵行为。

  一个朋友跟我说:有些话你是必须要说的,你不说,别人怎么知道你的心思,就算别人知道你的心思,可是你如果不说,终究还是不能明确,尤其是爱这种东西。朋友的话也许是对的,但是,偏偏我觉得我和她已经心有灵犀了,不用再说,说了反而尴尬。然而,后来证明,我确实错了。

  生日过后,我便将她当成了我的女朋友,但是我却发现,她对我好像有点不冷不热。后来他们家都搬到了成都,在西门买了一套房子,她也便回家里住,我们见面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

  2002年底的一天,我们见面了。我们照例去麦当劳吃东西。不过我感觉她好像变得有点忧郁了,没有以前那么开朗。本来说好了吃饭之后一起去看电影的,可是后来她却说困了,想回去了。我默然了,却只好送她回去。

  下车之后,我们走了一段路,那是一条相对较冷清的巷子。我们并肩走着,我几乎可以闻到她的气息。她忽然说前面不远就是他们家了。我用鼻子恩了一声。

  她停了下来,看着我,幽幽地说:“你今晚找我出来,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我怔了,我忽然觉得很感伤,但我微微摇头,说:“没有了。”

  她依然盯着我,眼眸里隐藏着某种东西:“你真的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了吗?”

  我咬咬嘴唇,说:“没有了。”

  “好吧,”她惨淡一笑,“再见!”

  我故做潇洒地也说了声“再见”,便扭头走了。走了几步,我忍不住回过头来看她。我看到她呆呆地站在路灯下,孤单的让人可怜……

  我很想跑回去紧紧地抱住她,对她说出我最深情的三个字。可是,我没有动。我的脚像生了根。我们就这样遥望着对方,直到我违心地挥挥手……

  我没有想到,我真的没有想到,那竟然是我们关系终结的一面。那天之后,有好几天我都没有和她联系,她也没有和我联系。一个星期后的某天夜里,我在百般思念之下拨打她的电话,却惊异地发现,她的号码已经过期……

  2004年9月的一天,我和两个同学在市中心的一条小街上四处寻找茶楼,快到路口时,我忽然发现,她和一个男的手牵着手走着,四目相对的那一刻,我惊呆了,我几乎可以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但是,我却不得不装出无所谓的样子,紧跟着朋友的脚步,朝某茶楼走去……

  后记:

  每一次听到或想起张信哲的那首《信仰》,我便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如果当时吻你当时抱你,也许结局难讲,我那么多遗憾那么多期盼,你知道吗?……”是呀,如果当时我敢迈出一步,“当时抱她吻她,”也许结局真的很难讲。然而,我终究没有迈出去,缘分就这样擦肩而过。刘若英在《后来》唱道:“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所以,如果你遇到了一个真正情投意合的人,千万不要再错过。记住,爱情可以等待,但绝不能懈怠。 

如果,夏天没有树

我们家门前一棵皂角树,不是村里最大的,却是最招人的。它刚好有小孩一抱粗,四五个大人的身高,枝丫间无硬刺,树干分布错落有致,最适合在上面走来走去,或坐或卧。我妈最爱唠我的童年往事之一,就是某次邻家姑娘玉菇大惊小怪跑来找她投诉我:你们家“顶门”(我小名谐音)匪死了!原来,她从树下过,听见音乐声从头顶传来,抬头看,只见我躺在树上晃着腿听歌呢。恁大的收音机,怎么弄上去的呀?当然,现在的我早已忘了这回事,所以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我小时,没那么多玩具。能玩的,也就院里院外的树了,自然练就一手高超的爬树本领。夏天皂角树上知了成群结队,整齐一溜地趴在树身上大吸特吸。皂角树汁液应该最合知了口味,没见过其他树上这么多知了,开大会似的。它们吃得高兴,对于我们爬上树悄悄摸近视而不见。尤其公知了,翘着尾巴,露出肚子上两只盖子拼命嘶叫着,一边还倒退着。我把手在其后支起一个凉棚,屏息静气,直等它退至手心,捂住,活捉。撕掉半截翅膀,丢给等在树下眼巴巴望着的小伙伴。半翅的知了落地后活像高速陀螺,尘土旋起,把那小片地扫得纤尘不染,直到力竭被小伙伴捉住。母知了沉默警觉,需以闪电速度猛地捂上去。交配中的知了最好捉了,充分证明爱情中的动物也是又盲又聋的呆货。两只知了粘在一块,基本等于在树上捡。有时在树下看见了,就跑过去蹬树干,它们直接一起从树上掉落。半空中挣扎着分开飞走的,也有,不多。可能情不够深,所以免遭横祸。
  
  可到了晚上,又有灾难等着树上的知了。一群小孩商量,各自分工,上树的、撕麦草的、找打火机的。准备就绪,夜里的树下燃起一堆火,吱吱吱,树上的人还没摇,已有性急的知了投奔光明而来。开始摇动树干,则像下大雨,数百只知了纷纷跌落火堆里,包括附近椿树上自控力差的知了。顷刻,烟雾夹杂肉香,四处弥漫。勾引来一些大人,和小孩们一起默契地开始在渐熄的火堆灰烬里刨烤熟的知了。
  
  知了,学名蝉。书上说此物需在地下生长七年,才一朝出土化为有翅会飞的蝉。这种光明的日子,于它们,也只有一个夏季便到了尽头。知了前半生没入黑暗,受尽孤独。后半生疾如闪电,尚要面对人类各种迫害。虽然人们定义它为害虫,但我没见过哪棵树因知了而死。它之于树,像虱子之于人而矣。
  
  皂角树后来被伐了,不知变成了哪件家具。老家成林的树基本都被伐光了。房屋废弃,断井残垣。这些,都是称这为害虫那为天灾的人们做下的事。后来,有一个放蜂人在花期曾住过老屋,为此,特地送了两罐蜂蜜给妈妈当“房租”意思下。
  
  新房建在马路边。村里马路边有地的,都在那里千方百计地盖了房。那条马路附近有小学、商店、饭馆、医疗站。只是那里的房子,前前后后,光秃秃的,再也没有那么多的树。
  
  前天在公园听见蝉鸣,以为恰好是像蝉鸣的机器噪音。寻声而去,在一排新栽的树上,竟真的再次看见久违的知了。像老友重逢。仰头欣喜观望良久,没有打扰。希望下次来,它们还在。我觉得,有蝉鸣的夏天,才像夏天。如果,夏天没有树,只剩下了人,那才是不可思议的灾难。


如果有第三个选择该多好!

如果有第三个选择该多好啊。那我会去死的。为什么只有两个选项呢?!
不要说假如爱之船可以重新启锚;
不要说假如春之耕可以重新安排两颗物种。
没有什么可以重新开始……
不是所有的爱都能有圆满的结局,不是所有的初期相遇都可以同行。有些事情一定要我在高潮时卸下帷幕,一定要我这样选择也未必不是件好事。对,这样的挽回不叫爱。说是爱的话,那是不负责的说法。因此,只有现在卸下帷幕,美好才能永恒吧。我感觉自己说这样的话,真的太残忍了。但是,没有别的选择,我只有这样做。
不要为我伤心了,好吗?迟到了。知道么?如果我现在回到你身边,那伤害的将是三个人!在我最需要陪伴的时候,是斌仔陪着我。在我最孤独的时候,是斌仔在安慰我。在我最伤心的时候,还是斌仔在逗我开心。为什么在我放弃你的时候,你180度转弯回来找我?为什么当失去的时候才知道珍惜啊?为什么还有一个催化剂用你号发信息给我:“你好,以后不要找我老公了”。这个算什么啊?就让那个女孩叫你吧。我又是什么呢?难道就是呼之则来挥之则去吗?真的,不要为我伤心了。你伤心的话我也会难过的。没有什么理由。
我知道,如果现在我回到你身边,那以后我肯定是幸福的。但是,你又怎么知道?在我们关系僵化的一段时间里,我有了新的诺言!不仅是给自己的承诺,也是给爱我的男孩承诺。是我的错么?或许是吧。但前提是,我们的感情的变异了我才这样做的。我不是一个不负责的人,不是一个将爱情当游戏的女孩。我需要的是专一,是永恒。一个跟我交往几年的男孩,一个跟我有山盟海誓的男孩,如果再要我去管,那我宁可不要!还会收到这样的信息惹我伤心么?呵,可怕的是我真的不生气,那次收到这样的信息我竟然没有生气没有流泪。或许你也很奇怪我怎么没有哭啊?是啊,那时我就发现我们的爱情变异了。真的变异了。我麻木了才没有哭。请不要为我伤心了好吗?
既然我们之间的感情已经变异了,那还有必要挽回吗?我,还值得你爱吗?不觉得这样的爱很多余吗?不觉得我对不起你吗?我真的好抱歉。如果我的离开算是背叛你,那在此我说声对不起!因为没有第三个选择让我去死。可是,你要明白,背叛你就是背叛我原来自己的感情。这样的事我不会去做。我的离开不是背叛,也不是因为斌仔的存在叫背叛。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那是一种幸福。我相信,你也觉得我没有错吧?其实呢,我爱沉默。很多事情,我都是做到“心里有数就可以了”。我承受了多少?你知道吗?我的离开,是一种精神的冲击,是混杂多种情感的暴发,是与灵魂相交流的选择,是在N个沉默之后的抉择!!!不是因为某个人某些事才这样做的!如果看到这里你还是伤心的话,那我希望你多给点自己的空间,回忆!不要只知道伤心,男人怎么可以这样呢!是吧?
不希望你为了我的选择而堕落。不可以!你是坚强的。要好好地。答应我。如果你不爱惜自己,我又怎么可以追求我的幸福呢?所以,你要记得:每时每刻都要开开心心的。既然现在的我只会给你难过,给你压力,给你伤心……那就请放弃吧。我真的不知道我该怎么做了。希望你好好的。我觉得既然我不会给你从前的感觉,那么变异的感情没有必要再挽留了。如果我回到你身边那才叫真正的负担,才叫真正的背叛!不是么?现在的你,脑中应该有这样的想法:“秋云,你不值得我爱!”
我真的好希望你恨我,那样我才会好受一些;我真的希望你能骂我,那样我才会安心一些;我真的好希望你能打我,那样我才会快乐一些……不要对我这般好了,可以么?你的好,是给我的无形压力。你能明白么?
不要伤心不要难过,往前走!答应我!
不知道我的选择是对是错,不知道我会不会后悔,不知道我的方向对不对?我走了一条冒险的路。不知道前方是什么样,一路坎坷?还是一帆风顺……

如果爱,别轻易放手(伤感爱情小故事)

题记:如果认为那就是你找寻的爱,请不要轻易放手,应该永不放弃。

遥远遥远的一个海里,有一只很漂亮但是很孤单的大鱼。他没有朋友,没有玩耍的伙伴,没有自己的小窝,每天只是寂寞的在最深最冷的海底游荡,有很多的海草经常缠绕着它,他在这些美丽或不美丽的海草中穿行,听着寂寞的声音,一滴一滴,如它吐出的气泡。一天,他终于厌倦这种冰冷和缠绕了,他向上游去,感觉到水的温度变暖了,但是心底仍是寂寞的声音。当他把头探出水面时,看到了温暖的太阳,明媚的世界,阔阔的海风,还有,还有,近处一朵浪花上坐着一条红色的小鱼。小鱼稳稳地坐在上面,随着浪花来来回回,仿佛坐摇篮一样,好开心的样子。

小鱼也看到他了,很热情的向他打了个招呼,“嗨,老头鱼,你好啊?”

嗯?这只鱼吓了一跳,我有这么老吗?她居然叫我老头鱼?

他很生气的说,“你好没有礼貌啊,我还很年轻地,怎么能叫我老头呢?”

小鱼哦了一声,装作明白了的样子,重新打招呼说,“你好啊,老爷爷鱼。”

他气得切切的咬了几下自己的牙。

小鱼嘻嘻笑着说,“再敢提意见,就叫你老不死的鱼。试试哦。”

他被气得没办法,就只好笑了。

心里想,有意思的小鱼。

小鱼顺手拿出一个铁丝编成的空圈,舀了些海水,做成了一个水镜,然后递给他,一撇嘴说,“自己看看吧,好寂寞好老的样子。”

他自己看了看,吓了好大一跳,的确是,一个寂寞的憔悴的人。

小鱼把镜子收回去说,“你一定是经常呆在下面的缘故了,要记得经常上来晒晒太阳了,象我这个样子,关于晒太阳我是非常有经验的,哪里不懂来问我好了。”

新鲜啊,没听说晒太阳还有什么说法。他想着,“那你说说吧。”

小鱼笑了,说啊,其实简单的。

就是当有太阳的时侯,你就出来,开始晒喽。

大鱼笑了。

这个充满了阳光味道的小鱼,挺有趣的啊。

这样子,大鱼和小鱼成了朋友。

经常逗逗嘴啊,聊聊天啊。

大鱼来海面的时间越来越长了。

时间长了以后,他们就成了好朋友了。

大鱼很冷的,小鱼很暖的,大鱼很硬的,小鱼很软的,大鱼很忧郁的,小鱼很快乐的,大鱼很粗暴的,小鱼很温柔的,大鱼很安稳的,小鱼很淘气的,这只是它们的表现。

其实大鱼也会很暖,小鱼也很冷,大鱼也会快乐,小鱼也会忧郁,大鱼也会淘气,小鱼也会安稳,大鱼也会温柔,小鱼却不会粗暴。

两只很不同的鱼在一起会怎么样呢?当然经常吵架。

有时会吵到夜里两点,小鱼很气的,大鱼不爱哄T,一甩尾巴游到深海里去了。

小鱼坐在浪花上对着月亮哭,眼泪一滴一滴的掉进海里,可大海必竟太大了,这点眼泪算什么呢?

小鱼想了想就不哭了,没人哄,自己哄算了。她就自己坐在那里看着星星的大眼睛,对自己说,“小鱼小鱼别生气,我来我来哄哄你。惹你生气我不对,以后不再发脾气。真的对不起,以后一定爱护你。”

说着T自己就笑了,脸上还挂着泪光呢。

其实大鱼没那么狠心了,他在远远的看着小鱼呢。

看到T自己哄自己,放下心,游下深海.

大鱼开心的时侯也会逗逗小鱼的,有时侯他在水底的海草缠绕时,也会想一下那只浪花上坐着的小鱼在做什么。

彼此虽然不同,但不妨碍他们互相的掂记。

大鱼虽然喜欢和小鱼一起玩,但他是喜冷的鱼,他的家必竟是在海底。海底的石头虽然冷,海底的草虽然乱,海底的世界虽然寂寞,但对于他来说都是无比的真实。浪花上的小鱼虽然有趣,虽然温暖,但是对于他来说,越温暖就越虚幻,越明亮就越遥远。

海里的任何鱼都不能为对方改变自己的属性的。

不是不想改变,是不能改变。

无论暖的变冷、还是冷的变暖,无论海上的到海下、还是海下的到海上定居,都只能是一种结局,因为无法适应而死去。

大鱼来得多了,他已经感觉到不舒服了。他的鳞片在脱落,防卫的外衣在变软,这对他来说是可怕的现象,最后一次,他告诉小鱼,他不能再来看她了。浪花上的小鱼点点头,很乖的,不吵不闹,因为T心里都知道。

这是他们最后一次一起晒太阳了,海面上微风轻轻吹着。大鱼的皮肤感觉到了痛,小鱼的心里感觉到了痛。小鱼的眼泪又一滴滴的掉进了海里。T看着大鱼说,“大鱼,我好想和你再吵一架。然后记得你坏坏的样子,就不用想你的好了,就不会很想你很想你了。”

大鱼看着小鱼,慢慢地说,“你是我最讨厌最讨厌最讨厌的小家伙了。”然后他慢慢地把自己沉了下去,闭上眼睛,一片黑色,没有小鱼的声音了,只有海风的呼啸隐隐传来。

大鱼终于回到了海底。

很多年过去了。他再也没到海面上去过。因为他是勇敢的大鱼。

偶尔他也会想起那只小鱼,不知道T过得怎么样了,有没有找到一个快乐的同伴一起玩耍呢,是不是偶尔会想起我呢。

也曾托流动的海潮去探问一下她的消息,所有的回复都是,没有什么见过那条浪花上的小鱼。

后来的一天,大鱼出去散步,突发奇想,很想到海面上转转,他向上游着,游到半路上忽然发现一个奇怪的东西,一架倒立的小鱼骨。肯定很多年了,骨都被海水刷成了奶白色了。

只是奇怪,她还是头向着下的,仿佛尽管是死去,她也想游到底。

大鱼游近了,忽然他不动了,化成了灰他也会认得出T的,这正是那只浪花上的小鱼。

她来找他了,但是她太小了,她不能适应这种寒冷,却依然保持她心里的愿望,给这海洋一个倒立的身影,给这海洋一个游到底的决心,也给了这海洋一颗爱着的心。

大鱼抱着小鱼,仿佛抱着一个世上最好的宝贝,最亲的最柔的动作,慢慢的游着,向下游着,向底游着……游着……游着……

原文标题:巨蟒与豹子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xunzhiguang.com/gushi/86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