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范文网
  2. >
  3. 故事
  4. >

狮  子

一天下午,寂静笼罩着大森林。在枝叶交织的树冠下,生活着狮子一家。

小狮子息还没有睁开眼睛。三天以来,在母狮子腿下爬来拱去,只知道找奶吃,根本不知道世界上有什么危险。

强大的狮子弯下腰看看它们。过了一段时间,它跳了起来,抖动着金色的鬃毛,大吼一声。

小狮子立刻睁开了眼睛,同时,森林中的其他动物都吓跑狮子以它惊天动地的吼声唤醒了自己的孩子!我们要像狮子那样唤醒自己孩子的良知,使他们诚实地劳动,摈弃那些丑的恶的事物。


信•天使

    她曾经有过一个孩子。

    他为那孩子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叫信。

    在有信陪伴的日子里,她觉得自己很满足,她不再畏惧冬日里凛冽的寒风,不再一个人啃着啃着燕麦面包就流下大颗的泪,不再惧怕黑夜的到来,不再抱怨他给她的温暖那么那么地短暂。她开始学着勇敢和坚强,因为她不再是一个人。

    她曾经在重症病房里见到过一些需要特护的孩子,那些孩子多数是早产儿,因为各种各样的病因被一个个地安置在那里。那些有着先天缺陷的婴儿赤裸着皮肤,只穿尿片,在温度适中的暖箱里平静地呼吸着,他们偶尔抖动一下四肢,让看护他的人觉得他还存在着生命的体征。

    她认识的看护者对她说,这些孩子还是幸运的,有的婴儿因为家长的放弃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有个被医生抢救过来的小婴儿正在不断康复,他的父母甚至看到他第一次的笑,但是,因为没有强大的经济支持,他的父母最终握着他的手看他逝去。另一个患病的孩子,被母亲技巧地抛弃在医院里,医院尽了全力去呵护她,但因为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她也在医务人员沉重的唏嘘声中离开人间,她走的时候,身边没有任何的亲人。还有很多很多,她不敢再听那个熟识的看护者继续讲下去,因为她的心已经很疼很疼。

    她想为自己的孩子做点什么,但又迷惘不已。他是那么地小,他还无法看到天空的蓝,白云的白,他不会叫爸爸妈妈,他无法感知食物的酸甜苦辣,也嗅不到花朵和青草的芳香,他太小了。虽然这样,她还是强烈地感应到他的存在。那个一开始就注定了结局的孩子,信。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无所谓的东西,不经意的擦肩而过,深情对视过却已遗忘的眼神,因了缘分牵连但最终松开的手。她可以麻木地忽略那些前尘旧事,但是,她无法忘却这个结果,孩子,他给她的信,一个堕入凡间又即将夭折的天使。

    来年,他也会有一个孩子,但是,已与她无关了。同样是生命,一个在暗夜里悸动,一个在阳光下成长,多么强烈的反差,当那个在众人的期待下诞生的婴孩发出初次的啼哭时,她也许正在疯狂地写着一些文字,只有这样,她才能度过那些难捱的时光。

    大概多年之后,他还会偶尔地想起她,想起她送走他为之命名的那个孩子。他可能永远都无法体会她当时的心情,那种绝望而美丽的情感,她差一点就抚摸到了天使的翅膀,但终究还是错过了。

有些事情,总是要了结的。她在泪眼迷蒙中看着天使离开。

    那个不被祝福的孩子,信,他只存活了四十天。

爱唱歌的修女

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奥地利的萨尔茨堡一片宁静。

年轻的修女玛丽亚是个生性活泼,爱唱歌的姑娘。她常常独自跑到青青的山坡上去唱歌,往往唱得把修道院里的规矩也忘个一干二净。院长很喜欢这个年轻人,见她向往自由自在的生活,就介绍她到萨尔茨堡的冯·特拉普上校家去做家庭教师。

冯·特拉普先生是奥地利帝国的退役海军上校,他的妻子在几年前去世了。玛丽亚的学生就是七个失去母亲的孩子,他们大的已有十六岁。

玛丽亚拎着简单的行李箱,按地址找到了冯·特拉普家。这里是一座豪华的别墅,大理石的门厅、转梯、从天花板上垂下来的金色枝形吊灯,一切都令喜欢幻想的玛丽亚陷入遐想。

正当她呆呆地站着左思右想时,背后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请您注意,在这个家里,有几个房间是不允许进去的!”

玛丽亚吓了一跳,吃惊地回过头去。

那人就是冯·特拉普上校,他的个子高高的,挺拔英俊,三十多岁的样子,但神情却严肃得像个五十岁的老军官。他毫不客气地使用着一种军队的口吻说:“玛丽亚小姐,在我请的家庭教师中,你是第十二名。我希望你能比上一个好一些,她只呆了两个小时!”

只呆了两个小时?乘车来萨尔茨堡的路程也不止这些时间呀!这位上校一定非常苛刻、严厉!

但是,玛丽亚还想问问孩子的情况。

海军上校肯定地说,“孩子完全没有错误!责任全在那些家庭教师。她们没有能力维持七个孩子中的纪律!请你记住,在这个家庭里如果没有纪律,一切都会变得乱糟糟的!”

玛丽亚简直想象不出该对七个大大小小的孩子使用什么样的“纪律”,她就问特拉普先生:“您对教育孩子有什么具体要求?”

上校说:“他们早晨该温习功课,下午该到院子里操练,晚上该严格按时上床睡觉,这几点,是起码该做到的。”

这时,玛丽亚忽然想到:安排得这么紧,孩子们什么时候游戏呢?她刚问了一句,特拉普上校就皱起眉头,突然从衣袋里拿出一支军舰上用的鸣苗,嘟嘟吹了起来。

刹那间,楼上的几个房间都打开了,七个孩子一个个踏着正步走了出来,又排成一队朝楼下奔来。

玛丽亚明白了,特拉普先生完全是按照管理军队的方法来训练他的孩子们的,他根本没考虑过孩子的游戏问题。

这时,七个孩子已经在特拉普先生面前立正站好。他们偷偷瞧了瞧新来的家庭教师,又互相使了个眼色,就根据上校鸣笛里不同的信号,一个个出列报告自己的名字。最大的姑娘叫莉沙,已经十六岁,最小的叫梅蕾特,刚满五岁。

玛丽亚觉得,这七个孩子看她的眼神,都跟看一只空空的玻璃瓶一样,就鼓起勇气,热情地自我介绍说:“我叫玛丽亚,是你们新的家庭教师,我向你们问好。”

接着,她又上前跟孩子们一一握手,但是,孩子们对她很冷淡。

吃晚饭的时间很快到了。

玛丽亚坐到餐桌边,刚向孩子问好,突然发现自己的口袋里有什么东西在动弹,她不在意地把手伸进去摸了摸,手指却触到一个湿乎乎活蹦乱跳的东西,吓得她“哇”地叫了起来。

仔细一看,竟是一只青蛙。

坐在她一旁的管家马上低声告诉她说:“您还算比较幸运的。上一个家庭教师,在她自己的兜里摸到了一条蛇!”

玛丽亚尴尬地笑了笑,正想说点什么,特拉普先生追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谁破坏了纪律?”

这时,玛丽亚做出很轻松的样子说:“这是我跟孩子们的秘密。”她转过头去,对孩子们微笑着说:“真感谢你们,一点也不把我当外人看待,而是把我当作朋友,使我一下子就感到了温暖、幸福和愉快。”

玛丽亚的宽容和体贴,一下子使这七个失去母亲的孩子大为感动,制造恶作剧的小男孩马尔塔首先低声抽泣,接着,孩子们一个个都哭了起来。

特拉普上校很久没有见到孩子们动感情了,一时既高兴又莫名其妙。正在这时,有个叫鲁夫的年轻邮递员送来了一份电报。

特拉普上校看完电报,就对孩子们说:”电报是男爵夫人打来的……明天一早,我得去维也纳。”

孩子们都知道男爵夫人是个漂亮的寡妇,她很可能成为这个家庭的新妈妈,都纷纷议论起来。大姑娘莉沙却悄悄溜进花园,她知道,她的男朋友鲁夫把绿色邮包扔在一边,正伸长了脖子朝这边张望呢。两人碰到一起,立刻快活地唱起自己喜欢的歌曲,忘情地在亭子里跳起舞来。

这时,天空中下起了阵阵细雨。

玛丽亚在自己的房里,跟管家太太商量更新窗帘和给孩子们做新衣裳的事。管家太太说,“上校很可能就要跟男爵夫人结婚了,窗帘的事,就到那时再说吧。”

听说孩子们很快会有一个新妈妈,玛丽亚由衷地为他们感到高兴,她跪下来,真诚地祈祷,希望这位能疼爱孩子的母亲早日来到这个家庭。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不一会儿,又电闪雷鸣。大姑娘莉沙在亭子里玩够了,冲过花园想进房子,但所有的门都关上了。她浑身湿透,见只有玛丽亚的窗子还开着,就不顾一切地爬上去,“扑通”一声跳到玛丽亚面前,这着实使她吃了一惊。

玛丽亚一点也没问莉沙到花园里去干什么,立刻给她寻找干衣服换上,又亲热地叫她坐到温暖的被子里一起谈心。没说上三句话,窗外又是一阵轰隆隆的雷声,顿时,暴雨倾盆而下。这时,房门一次又一次被撞开,另外六个被雷电吓得睡不着的孩子竟一个接一个跑到玛丽亚房里。他们见大姐姐莉沙也在这里,立刻都跳上床来,簇拥在玛丽亚身边,最小的格蕾特甚至把头扎在玛丽亚的怀里。

玛丽亚和孩子们紧紧依偎在一起,感到十分温暖,她对孩子们说:“别怕雷鸣电闪,也别去想那不高兴的事,应该多想想那些美好的东西。”

格蕾特不理解地问:“什么是美好的东西呢?”

玛丽亚笑了笑,她用柔美的歌声来回答说:“白色的小马,松脆的苹果饼,门铃,车铃,小牛排加面条,月亮旁天鹅的剪影……穿着白绸衣裳的小姑娘,落在鼻子和睫毛上的雪绒花,春天河里的碎冰……美好的东西数不清!”

甜美的歌声和形象的比喻,一下子使孩子们联想起自己喜欢的许多事物,他们一点也不害怕了,吵吵嚷嚷地谈起各自喜爱的东西来。

突然,门被“哐啷”一声推开了。

原来,特拉普上校被孩子们的笑声吵醒了。他不问原因,表情严肃地把孩子们一个个撵回自己的房间去。在关上门之前,他用警告的口气对玛丽亚说:“小姐,你一定要记住,在这个家里,第一要紧的是纪律!希望在我回来之前,你能做到这一点。”

玛丽亚一点也没计较上校说话的态度,她看了看窗外,雷雨已经过去了,她知道孩子们不会再害怕了。

第二天一早,冯·特拉普上校到维也纳去看男爵夫人了。玛丽亚一看见孩子们的笑脸,立刻就忘掉了上校那刻板乏味的规定,她把旧的绿呢窗帘取下来,给他们每人缝了一件式样新颖的衣服,让他们穿着高高兴兴地出去郊游。

玛丽亚带着孩子们穿过树林,涉过溪流,他们一起捉迷藏,一起采摘野果和花草,玩累了,就躺在草地上休息。

对着蓝天白云,玛丽亚问孩子们:“男爵夫人快要来了,你门准备为她唱支什么歌呢?”

孩子几乎异口同声地说:“爸爸不喜欢我们唱歌!”

玛丽亚点点头,她明白,上校是因为失去妻子后心情抑郁,才不喜欢别人在他面前唱歌的,作为一个奥地利军官,岂有真的不喜欢音乐的道理!她笑着对孩子们说:“我们可以改变他的想法。告诉我,你们会唱些什么歌?”

但是,孩子们又齐声回答说:“什么歌也不会!”

玛丽亚听了,只是笑笑,大声说:“不会不要紧,我可以教你们,先从哚来咪教起。”

接着,玛丽亚随口把七个音符编成歌,柔美地唱了起来:“哚,一只母鹿;来,阳光照下来;咪,就是我自己;发,向遥远的地方出发;索,快得像穿梭;拉,大家把你拉;梯,上面有果酱面包和茶等着你,接着,又遇见了哚和母鹿!”

玛丽亚形象的比喻,把“哚来咪发索拉梯”七个音符生动地结合起来,引起了孩子们很大的兴趣,他们又唱又笑,在欢乐的气氛中不知不觉地上了一堂又一堂音乐课。

菩萨和狮子

当天晚上,蒋门神买了酱牛肉,想起上次狮子提前醒来,这麻药里肯定掺了假,看看还有多半瓶麻药,干脆都抹在了牛肉上。

等到了半夜,蒋门神看看四周已经没了人迹,便悄悄走到车棚墙角,狮子还在沙发跟前趴着。蒋门神又有点儿感动了,这个老公真称职呀!无论品种还是体魄,狮子确实是条难得的好狗,不知道娇娇的老公为啥不自己把它牵回去。

狮子发现了蒋门神,赶快站起来盯着他,蒋门神先掏出一块没有抹麻药的牛肉丢过去。狮子闻了闻,回头冲着沙发底下轻吠了一声,怜怜从里面钻了出来,几只绒球似的小狗也跟着钻了出来,紧追着妈妈的奶头。怜怜闻到了肉香,赶紧“呱唧呱唧”吃了。真是出乎意料,蒋门神愣住了,再一想也在情理之中,小狗慢慢长大了,奶不够吃了,狮子再饿也舍不得吃,它要给老婆催奶呢!

蒋门神不敢再喂了,他倒不怕麻倒怜怜,手里就这么多麻药了,如果白白浪费掉,今天怎么把狮子抓回去呢?蒋门神拿着抹了药的肉朝着狮子招手,狮子凑过来闻了闻又退了回去。怜怜要凑过来,狮子急忙挡住它,拿身子顶着让它后退。蒋门神明白了:他妈的,这家伙闻到了麻药味儿,记住上次的教训了!

这么耗下去不是办法呀!蒋门神想起狮子脖子上的大项圈,如果跟它套套近乎,趁机把链子拴上去,能不能硬把它牵走呢?不行,它要是扑上来怎么办?被它咬住可就惨了!正在犹豫,身后有人说话了:“你又打什么鬼主意呢?”蒋门神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原来是老菩萨!

蒋门神慌了:“您、您这么晚还没睡呀?”老菩萨笑道:“你不是也没睡吗?跑这儿来搞啥鬼?”蒋门神不知道编啥好了,如果说自己好心来喂狮子,恐怕鬼都不信,蒋门神只好说了实情:“狮子的男主人在境外做生意,这家伙只服从男主人,不听女主人的话,所以人家求我帮忙给抓回去。”老菩萨撇撇嘴:“这么说你是学雷锋啦?”蒋门神尴尬地笑笑:“嘿嘿,人家答应给我一千元辛苦费。”老菩萨问:“你打算怎么抓它?”蒋门神摇摇头:“我想跟它套套近乎,拴上链子牵回去,可是又怕它扑上来咬人,这不正为难呢!你要是帮我把它抓住,这份辛苦费咱俩平分好不好?”

老菩萨“哼”了一声:“我才不稀罕呢,让它咬一口还不够医疗费呢!不过我倒可以给你出个主意。”蒋门神大喜:“您说,您说!”老菩萨指指沙发底下:“你干脆把这一家子都带去。”

真是一个好办法!娇娇家这么有钱,也不在乎多养几条狗。蒋门神求老菩萨:“您挡着点儿狮子,我先把怜怜拴上牵走,狮子和小狗们就跟着走了。”蒋门神拿着链子去拴怜怜,狮子咆哮起来,老菩萨拍拍狮子的脑袋:“别急别急,给你们搬个家。”狮子要冲过去,老菩萨赶紧抓住它鬃毛里的大项圈,狮子一挣,老菩萨使劲一拽,只觉得项圈的接口“嘣”地一响,不好,可能是开了,他马上松开手抱住了狮子的脖子。

蒋门神已经拴好了怜怜,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没有麻药的牛肉,一边喂一边引着怜怜走,五只小狗吱吱叫着跟上来。看到怜怜跟着蒋门神边吃边走,狮子不咆哮了,老菩萨松开手,狮子赶紧跟了上去。

顺利地到了娇娇家,蒋门神按响了门铃,娇娇一开门,狮子带着一群狗涌了进来,吓得娇娇吱哇乱叫:“老公,老公!咱家成狗窝了!”瘦猴子闻声跑出来,狮子高兴地迎上去,耸身直立起来,把脑袋埋进了瘦猴子的怀里。瘦猴子抱住狮子的脖子,刚喊了两声“乖”,突然变了脸,瞪着蒋门神问:“你动它的项圈了?”蒋门神赶紧摇头:“我敢动吗?它是跟着我回来的呀!”

瘦猴子又摸摸狮子的项圈:“怎么裂了个缝儿?”蒋门神也要去摸,瘦猴子一把推开他:“算了算了,只要没断就好。你,你怎么带这么多狗来?”蒋门神只好讲了事情的经过,瘦猴子问:“那个老菩萨是干啥的?他问到我家的情况了吗?”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少说为佳,蒋门神摇摇头:“没问,他就是个退休的老头儿,爱管闲事呗,怕我把狮子偷走卖了。”瘦猴子舒了口气,拿出一沓钞票塞给蒋门神:“有关我家的事儿对谁都不许说,给你两千块钱,买点儿好吃的把嘴堵上!”

蒋门神连连点头,揣上钱屁颠屁颠地往家走,他哪里知道,老菩萨正在别墅对面的树丛里盯着他呢。

六、自投罗网

转天半夜,娇娇家的门开了条缝儿,狮子从里面钻出来,瘦猴子紧接着跟出来。他拍拍狮子的脑袋,朝着西面指了指狮子摇了摇尾巴,直奔别墅西边的围墙。

围墙下面有条排水沟,狮子伏下身子钻过去,前面就是一片树林,穿过树林就是边境的小河。狮子刚刚跑到树林边,忽见对面树丛里站起来一个人,原来是老菩萨。狮子跑过去摇尾巴,老菩萨抱抱狮子的脖子,掏出一块肉塞进它嘴里,拍拍它的脑袋:“去吧去吧!”狮子摇摇尾巴,继续向边境小河跑去。沿着河滩的荒草丛里,分散趴着赵警长和几个穿便衣的警察,赵警长的手机震动了,来了条短信:“没戴项圈。”赵警长收起手机,挺起身子一看,不远处的树林“哗哗”地响了起来,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呼哧呼哧”地喘着从树林里跑出来,蹿过河滩跳进水里,径直往境外游去

眼看天快亮了,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赵警长从夜视镜里看到,河里出现了一个亮点,拨开河水向着境内游来。十分钟后,亮点上了岸,看外形正是狮子,它使劲抖抖身上的水,穿过河滩跑向树林。

老菩萨仍旧趴在林边的树丛后面,等着狮子回来。黎明前人最困倦,瞌睡一阵阵袭来,老菩萨正捂着嘴打哈欠,手机震动起来。老菩萨蹲坐起来,支棱起耳朵细听,树林里隐约响起了“哗啦哗啦”的声音,声音越来越近,狮子果然原路返回了!

待狮子走近,老菩萨站了起来,狮子看到老菩萨,又跑过来摇尾巴。老菩萨抱抱狮子的脖子,又掏出一块肉塞进它嘴里,拍拍它的脑袋:“好了,回去吧!”狮子吞下肉,摇摇尾巴朝着别墅围墙跑去。老菩萨发出短信:“戴上项圈了。‘'

家属院里,蒋门神正在值夜班,对讲机响了,巡逻的保安报告:”怜怜带着小狗们回来了!“蒋门神奇怪了,如果狮子在别墅,怜怜它们肯定不会回来,难道狮子又跑了?不可能,狮子这么有情有义,怎么会甩掉老婆孩子呢?瞎猜没有用,还是赶快向瘦猴子报告,这又是一个捞钱的好机会呀!

电话打过去,瘦猴子急了,跑到院子里一看,怜怜它们真的不见了!瘦猴子后悔得连连顿足,真是百密一疏呀,原以为把怜怜和小狗收留下来,它们自然会把这里当家,所以就没把它们关起来。哪知道怜怜并不在乎在哪里安家,只想全家团聚,它等到天快亮还不见狮子回来,便在院子栅栏下面掏了个洞,带着孩子到家属院找狮子去了。这下可麻烦了,如果狮子回来,发现院子里没了老婆孩子,肯定连门都不进就要去找!瘦猴子命令蒋门神:”马上把它们抓回来!“

蒋门神不敢怠慢,急忙带上狗链跑到车棚,拿手电一照,小狗们都在沙发底下,怜怜正在附近转来转去,看样子是在找狮子。蒋门神叫怜怜:”来来,我带你去找狮子!“说着就给怜怜拴上了狗链,怜怜记得上次就是蒋门神带着它和狮子回别墅的,就老实地让他牵着走,小狗们也都跟了上来。可是跟着蒋门神出了家属院,却没看到狮子跟上来,怜怜屁股向后一坐不肯走了,呜呜叫着东张西望。蒋门神明白了,怜怜一定要见到狮子才肯回去。

电话响了,瘦猴子在电话里大吼:”你想不想挣钱了?怎么还没把狗抓来?再磨蹭我要你的命!“蒋门神慌了:”马上马上!“拽着狗链使劲儿拉怜怜,怜怜四腿撑地拼命倒退。蒋门神往前拽三步,怜怜往后退两步,蒋门神力气再大,也架不住怜怜跟他拼命,没拉出多远就累得气喘吁吁了。蒋门神急眼了,抬腿照着怜怜的屁股就是一脚,怜怜尖叫起来,疼得向前跑了几步,可等蒋门神再拽,怜怜又撑住四腿拼命倒退。

蒋门神气坏了,抬起腿正要踢过去,只听身后”呜“的一声,紧接着腿肚子一阵剧痛,整个人被用力扯了一下,”啪嚓“摔了个狗吃屎。他忙回头一看:狮子来了!

狮子死死咬住不松口,满口的利齿都扎进了蒋门神的腿肚子里,疼得他一边惨叫一边乱踢乱蹬。他正在满地翻滚,只听一声:”狮子!放开!“瘦猴子赶到了,狮子这才松了口。瘦猴子又急又气,就在他给蒋门神打电话的时候,狮子正好回来了,它进院子一看没了怜怜,立刻就往家属院跑,瘦猴子喊也喊不住,只好追了上来。

瘦猴子抱着狮子的脖子摸了摸,拍拍狮子的脑袋说:”好了,咱们回家吧!“忽然身后有人搭腔:”别费事了,我们是警察,等你半宿了,跟我们走吧!“

瘦猴子回头一看,老菩萨和几个男人站在了身后,他心知事情败露,立刻大叫一声:”狮子,上!“狮子刚要扑上去,老菩萨抢上来抱住了狮子。瘦猴子刚要拔枪,赵警长纵身把他扑翻在地,”咔嚓“一声给他铐上了手铐。

瘦猴子叫起来:”我干啥了?凭啥抓我?“老菩萨摸摸狮子的脖子:”就凭这个项圈!还记得上次项圈裂了个小缝儿吧?我一闻就知道是啥了!“瘦猴子一听不吭气了,蒋门神过来踹了他一脚:”我说你怎么舍得花这么多钱找狮子,原来是利用它贩毒!你骗得了我,骗不了老警察!“

警车赶到了,赵警长命令瘦猴子牵着狮子上车,狮子很不情愿地上了车,回头恋恋不舍地看着怜怜和小狗们,怜怜跑过来就要往车上跳,老菩萨赶紧牵住了它:”狮子要去作个证,你们跟我回家等它吧!“


最爱的人

  喜欢看你开车的样子,稳稳的,我坐在你的身边,闻到你熟悉的气息,觉得爱是这样的宁静.

喜欢看你把孩子逗的大叫,跑来求助我.我可以伸出手去,假装打你.你假装躲闪,孩子欢快的笑,你也笑,象一个孩子一样的无虑.

喜欢可以早上醒来不起床,你一边搂着孩子,一边搂着我,我和孩子打架争夺,一人拉着你一只胳膊,要求你来抱.这个时候,我还是你的公主.

喜欢看你穿上我为你洗的衣服.镜子面前的你,挺拔帅气,那样的成熟稳重的一个男人,那样精神的站着,仿佛,就可以托起我整个的世界.

喜欢你喝一点点酒回来,我假装睡着,你悄悄的趴在我脸上看,识破我惯用的伎俩.可以用手勾住你的脖子,耍赖皮,要你抱着转圈.

喜欢看你熟睡的样子,那微微蹙着的眉头,青青的胡子茬,有点扎手的痒.

喜欢和你谈论从前.你还记得吗,那次你喝醉了,吐的床上一塌糊涂.你却害怕了,酒也醒了,慌忙的打扫.自那以后,你就再不喝多了.

我还记得你以前是吸烟的,可是后来.为了孩子,你生生的就戒了.看到你偷偷的拿出烟,放在鼻子上闻一闻,又放进去,谗谗的样子,象个孩子得不到向往的糖果.

还记得我们结婚那天吗,好好的天气,忽然就下起了雨.那雨真大啊,待客完很晚了,我们都又冷又乏.相拥着睡去,一觉醒来,天光大亮.我们都哈哈大笑,笑我们的洞房花烛夜,不知道别人是不是也这样.

美好的日子啊,总是太快太快.我们老了的时候,还会想起这些吗?


重视与轻视

马赛马拉大草原水草丰茂,是动物们的天堂。这里生活着一群群野牛,它们毛粗皮厚,体形硕大,长着一对粗大尖利的犄角,成年后体重可达700公斤以上。因此,尽管在草原上狮子才是野兽之王,但它们在面对野牛群时,也不敢贸然攻击。
  
  野牛脾气暴躁,力大无穷,假如一只狮子与一头野牛单打独斗,那是毫无胜算的。因此,狮群只能挑选那些落单的野牛,群起而攻之,即便如此,被围攻的野牛也毫无惧色,它用利角挑,用粗腿踢,总要拼个你死我活。倘若愤怒的牛群赶来解救同伴,所有的狮子都得赶紧狼狈逃跑,因为被牛群围攻的结果会很惨,非死即伤。
  
  在面对狮子这样强大的敌人时,野牛總表现得十分警惕和谨慎,它们会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与之周旋、对抗,因此,狮子很少有占到便宜的时候。但是,在面对另一个不起眼的对手时,野牛往往显得心不在焉,然而,就是这个不起眼的对手,常常一招攻破野牛的防线,屡屡得手,致使许多野牛都成了它们口中的美食,这个对手就是鬣狗。
  
  一只成年鬣狗的体重在60公斤左右,因此在庞大的野牛面前显得不堪一击,事实上鬣狗也从来不会愚蠢到与野牛正面交锋,但倘若只对付一头野牛时,两只鬣狗就可以成功将其杀死,成功的概率比狮子还高。这是为什么呢?原来,聪明的鬣狗充分利用了野牛对它们的轻视。
  
  动物学家不止一次拍摄到这样一幕场景:两只鬣狗在野牛面前奔来跑去地游荡,甚至与野牛一起嬉戏,野牛当然不把鬣狗放在眼里,放松了警惕。于是,一只鬣狗在前面故意吸引野牛的注意,另一只就在后面偷偷等待时机,一旦野牛因为放松而翘起尾巴,尾部“门户大开”时,后面那只就会果断抓住“战机”,凭借其牙齿强大的咬合力,猛地攻击野牛的“薄弱部位”,使其遭受重创。在野牛的哀嚎声中,龇牙的鬣狗露出它们贪婪而凶残的真面目,迎接野牛的,将是凶多吉少的命运。
  
  重视,使强大的狮子很难占到便宜;轻视,却让小小的鬣狗屡屡得手。野牛的悲剧告诉我们:竞争的战场上只有对手,没有弱者。重视,可以捍卫你的优势和尊严,而轻视,往往是送给对手成功逆袭的绝佳机会。


原文标题:狮  子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xunzhiguang.com/gushi/86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