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范文网
  2. >
  3. 故事
  4. >

又进步

在街上,儿子想吃汉堡和冰淇淋,我便和他约定,吃汉堡吧,冰激凌更垃圾。妻去看衣服了,我俩便去了麦肯基。吃完汉堡和鸡米花从麦肯基出来,儿子又提出要吃冰激凌,而且是非吃不行的那种,无论怎样做工作,他都站在街上不动,相持有半个多小时,最后儿子还是战胜了这个最难战胜的敌人。 在回家的路上,去理发时,我非常感到意外的是,儿子没有丝毫抗拒,有说有笑,就去了理发馆儿,理好了发一路说笑,我们回到幸福的家。


在你的全世界待命

临睡前被一组广告戳中了内心。
  
  一个留学美国的男孩,第一次融入美国氛围,大家约在他家来一场全球美食饕餮。外国朋友们都表示正在赶来的路上,并携带了本国的代表美食。男孩慌了,向国内的妈妈求助一道最简单的菜——“妈,我问你,番茄炒蛋是先放番茄还是先放鸡蛋?”
  
  语音远程教程并不顺利,男孩很生气:“妈,你这是说的什么?你这不行啊!”在男孩一筹莫展之际,妈妈发来了视频教程……果然,番茄炒蛋备受欢迎。在外国朋友问到时差时,男孩才想到,中国和美国的时差是12个小时。
  
  镜头切到凌晨的中国4点20分。因为儿子留学而每晚睡不踏实的妈妈,一收到微信就醒了,和老公七嘴八舌,都想帮到儿子。儿子说:“妈,你这发的什么东西啊?”妈妈没有半点犹豫,系上围裙,亲自教学,爸爸直播。
  
  儿子拿起手机,发现一长溜儿的未读微信,他这厢沉浸在完成任务,以食会友的喜悦中,那厢老夫妻还在苦苦等待他的回应。得到儿子的认可后,妈妈回复:“好的。”配上笑脸表情包。没有怨言,他们很开心,天涯咫尺地帮到了儿子。
  
  最后两句话更是戳心:“想留你在身边,更想你拥有全世界。但你的世界,大于全世界。”我还想再加一句:“如果你不在身边,我就在你的全世界待命。”
  
  没错,我哭了,这样的事,刚发生在我身上:我新书上市,爸妈买了10本,回家反复摩挲,来回复读,我可以想象我妈戴着老花镜,一字一句一丝不苟的模样。
  
  我妈发现我书里有一个疑似错别字,马上找我来求证。我是她的全世界,所以在她眼里,这是件天大的事儿。我正在忙,那是我日常更新之前最紧张的修改时段。我还是手忙脚乱回了一句:“不知道,我还没看到书。”我妈得到了鼓励,发来图片邀功。我的烦躁终于占了上风,冷冷地说:“知道啦,在忙。”
  
  有一晚,她又来找我视频,我正在电话会议,无暇顾及。第二天早上,我妈突然来了,带来两个大箱子,里面都是我爱吃的:鲳鳊鱼、大闸蟹、海蜇,连我幼时爱吃的炒米糕,她都硬是装了一大袋。我翻翻里面还有毛豆和扁豆,嗔怒道:“这些你也一千公里拖过来,香港都有卖啊!”我妈笑了:“家里的味道怎么能比?”
  
  世上父母,有誰又会记得儿女的冷漠怠慢,他们是我们的来时路,却渐渐被遗忘在某个岔路口,但仍耐心等候随时被召唤。
  
  世界和你,我选择了世界。爱情和你,我选择了爱情。事业和你,我选择了事业。朋友和你,我选择了朋友。只有在这深夜临睡,万般皆休,瘫在枕上做最后的刷屏,配着这一道西红柿炒蛋,才想起妈妈温柔的菜,爸爸故作无谓的开心,还有自己半年没回家的恍然。潸然泪下,捶胸顿足,发誓明天就要对父母再多关怀一点。


战胜命运并不难

一位电台主持人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遭遇了18次辞退。她的主持风格曾被人贬得一文不值。

  最早的时候,她想到美国大陆无线电台工作。但是,电台负责人认为她是一个女性,不能吸引听众,拒绝了她。

  她来到了波多黎各,希望自己有个好运气。但是她不懂西班牙语,为了熟练语言,她花了3年时间。在波多黎各的日子,她最重要的一次采访,只是有一家通讯社委托她到多米尼加共和国去采访暴乱,连差旅费都是自己出的。在以后的几年里,她不停地工作,不停地被人辞退,有些电台甚至指责她根本不懂什么叫主持。

  1981年,她来到了纽约一家电台,但是很快被告知,她跟不上这个时代。为此她失业了1年多。

  有一次,她向一位国家广播公司的职员推销她的倾谈节目策划,得到他的首肯,但是那个人后来离开了广播公司。她再向另外一位职员推销她的策划,不久后,这位职员声称对此不感兴趣。她找到第三位职员,此人虽然同意接收她,却不同意搞倾谈节目,而是让她搞一个政治主题节目。她对政治一窍不通,但是她不想失去这份工作,于是她开始“恶补”政治知识。

  1982年夏天,她主持的以政治为内容的节目开播了,她凭着娴熟的主持技巧和平易近人的风格,让听众打进电话讨论国家的政治活动,包括总统人选。这在美国的电台史上是史无前例的。她几乎在一夜之间成名,她的节目成为全美最受欢迎的政治节目。

  她就是莎莉·拉斐尔。现在她的身份是美国一家自办电视台节目主持人,曾经两度获全美主持人大奖,每天有800万观众收看她主持的节目。

  在美国传媒界,她就是一座金矿,无论到哪家电视台、电台,都会带来巨额的收益。莎莉·拉斐尔说:“在那段时间里,平均每一年半,我就被人辞退1次,有些时候,我认为这辈子完了。但我相信,上帝只掌握了我的一半,我越努力,我手中掌握的这一半就越大,我相信终会有一天,我会赢了命运。”赢过命运并不难,无论何时,你都要坚信:你弱时它就强,你强时它就弱。

 


说话算数

儿子坐在电脑前玩了一个小游戏。不但玩得投入而且热火朝天的,非常有一发不可收拾之形势。我怕儿子忘记时间,便将黄色的小手机按着开始约定给儿子定好闹钟。并告诉儿子一声。 闹钟响时,儿子游戏正玩到一半儿。于是说:“我把这个打完,就关电脑。” 我应了一句,就去干别的了。 不到三四分钟,儿子关好电脑走入客厅。我为儿子守时守约,能战胜电脑游戏的吸引力感到自豪,和骄傲!


向左是叛逆 向右是成长

高三那一年,他没日没夜地迷上了打游戏,成绩一落千丈。恨铁不成钢的母亲盛怒至极,拿鸡毛掸子打了他,心高气傲的他没想到母亲竟然会打他,一气之下离家出走。坐着火车颠簸过了几站,他随熙熙攘攘的人流下了车。这时他发现兜里的钱不翼而飞。天色已晚,寒气渐重,他颓废地坐在候车室里,看人流如烟雾渐渐散尽。他想自己怕是要在这冰冷的候车室里蜷缩一夜了。
  
  他先是来回地走着,后来揣手蜷在冰凉的椅子上。无法抵挡的寒冷从脚底向上升腾,最后传遍他的全身。他怀念家里那温暖的被子、厚实的棉衣,他想,现在哪怕有一块破旧的毯子御寒也好。
  
  饥饿与寒冷虽然难挨,但年轻的他还是睡着了。就在他浑身酸麻、手脚冰凉、睡得迷迷糊糊之际,他感到一阵轻柔的覆盖。他激灵地爬起来,看到的是一张陌生的女人干皱的脸。他身上盖着她的一件灰旧的外套,还有一层厚厚的报纸,从胸口一直到脚。她是白天在车站卖报纸的老妈妈。
  
  她和善地笑着:“睡吧,孩子。我的儿子如果活着,也像你这么大了。”
  
  他了解到,为了寻找和他一样离家出走的儿子,她辞掉工作,在火车站卖报纸,已经十多年了。
  
  后半夜,他睡得很香。清晨,老妈妈为他泡了一碗热面,给他买了车票,送他上了车。
  
  一路上,他脑子里全是老妈妈那张沧桑而又和善的脸:如果我儿子活着,也像你这么大了;如果他在外面睡着了,希望也有人为他盖件衣裳,哪怕是几张报纸。
  
  回到家里,母亲正在联系电视台发寻人启事,一见他就哭了。嘴硬的他没说半句软话,却从此努力起来,再也没有碰过游戏机。  


原文标题:又进步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xunzhiguang.com/gushi/16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