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范文网
  2. >
  3. 故事
  4. >

又进步

在街上,儿子想吃汉堡和冰淇淋,我便和他约定,吃汉堡吧,冰激凌更垃圾。妻去看衣服了,我俩便去了麦肯基。吃完汉堡和鸡米花从麦肯基出来,儿子又提出要吃冰激凌,而且是非吃不行的那种,无论怎样做工作,他都站在街上不动,相持有半个多小时,最后儿子还是战胜了这个最难战胜的敌人。 在回家的路上,去理发时,我非常感到意外的是,儿子没有丝毫抗拒,有说有笑,就去了理发馆儿,理好了发一路说笑,我们回到幸福的家。


“公平”是高效能的学习动力

儿子王天冉4岁时,在爱好钢琴的妈妈的熏陶下,已经能弹奏一些简单的曲子了。

正在爸爸妈妈对孩子满怀憧憬与喜悦时,原本对音乐充满极大兴趣的儿子却开始在钢琴练习中屡屡走神。或者练着练着就溜了号。夫妇俩想了很多办法,并没有多大收效。这时,他们去请教中国音乐学院的李海川老师。李老师听后开怀大笑,说:“淘气的孩子,也往往是最聪明的孩子。在家中,你们可以试试让孩子选择自己喜欢的曲目,在时间上也可以灵活一些。”他与妻子恍然大悟,原来他们对孩子管得太紧了,多的是严厉,少了温情。当晚,他们开了一个小型家庭会议,夫妇俩对儿子的教育作了重新定位:在管教的宽与严等方面,一定要体现“公平”原则。

以往,儿子在练琴时,妈妈总是一步不离地看守着,时不时告诉儿子,这里错了,那里要注意什么。儿子稍有不依从,就发脾气,大声呵斥。时间长了,儿子感到妈妈在身边自己压力太大。于是,便开始想方设法支开妈妈,以让自己能自由自在地练琴。可妈妈就是不离开半步,儿子想,您不离开,我走。儿子刚一溜走,就被妈妈抓了回来,再溜,再抓……就是这样一种拉锯战,让母子俩身心俱疲。教育方式方法重新定位后,妈妈的态度温和了许多,儿子练琴练累了。中途想休息一下,妈妈也会默许。

“儿子练琴之所以会出现溜号的情况,除了对妈妈的严格管教存在逆反心理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孩子练琴仅仅凭兴趣,而小孩子的兴趣是不太靠得住的。”爸爸想。他要在兴趣与练琴的意义上对孩子进行合理的引导。

2006年,在美国学习了两年钢琴的儿子正式回到北京上小学。美国是一个不太注重人情的社会,特别是对王天冉这样的小孩子,最多一句“嗨”。打个招呼而已。耳濡目染,王天冉认为对待别人就该这样,回到北京之后,对家里的小阿姨也同样表现出冷淡。

爸爸发现这一问题后,瞅了一个机会,和儿子谈开了。“你对阿姨不该这样,人与人要相互尊重。”说到这,爸爸话锋一转,“比如一个人弹琴,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获得别人的尊重。而在弹琴时,必须有一颗尊重所有人的心。你的琴才可能弹好,才能够得到别人的尊重。”爸爸又说:“弹琴是要有琴品的,一首好的曲子可以净化人的心灵,能让所有听到的人都感到快乐,这就是琴品。”爸爸的话,让儿子直点头。

儿子练琴的劲头上来了,几乎每天都要主动延长练琴时间。每天回家后,都能快快乐乐一口气弹奏几首曲子。这时他和妻子发现,孩子在这样的精神状态下,弹奏起来感情充沛,节奏把握得特别好,每一音符更是精准到位。

可是,一个问题解决了。另一个问题又出现了。儿子因为痴迷于练琴,练琴的时间多了,复习文化课的时间少了,期中考试成绩很不理想。爸爸免不了焦心。如何让儿子合理分配练琴与学习的时间呢?爸爸还考虑到,与儿子说这事时,不能伤害孩子的自尊心。

那天吃早餐时,爸爸心头不禁一动,拿起一根火腿肠,用开玩笑的方式跟儿子说:“冉冉,你看爸爸这里有一根火腿肠,咱俩分了吃,你说要怎么分才公平呢?”儿子想都没想,拿起水果刀切出一多半递给爸爸,说:“您是大人,饭量大,应该多吃一点儿。”爸爸随之笑呵呵地赞扬道:“我儿子的分析能力很强呀!如果这根肠是时间,那你的文化学习和练琴应该怎么分呢?”儿子终于明白了爸爸的意思,说要重新调整作息时间,并保证将考得不好的学科补回来。

为了让儿子取得最好的学习效果,那天,爸爸主动提出要帮助儿子背单词。爸爸手中拿着飞行棋,说:“今天让你边玩边学。在我‘飞行’的时候,会考你一次,你要是回答不上来,我就多玩一次,答上来了,就换你玩。怎么样?”儿子当然高兴了,这样不仅可以背书,还能玩游戏。儿子的积极性上来了,书背得特别快,玩得也非常高兴。从那以后,儿子文化学习与练琴兼顾得特别好。期末考试时,文化课各科成绩都是优。

2010年年初,李海川老师得知美国纽约要举办卡内基音乐大赛,想起学生中王天冉是对音乐领悟最好的,也就推荐王天冉去参加比赛。这是从8岁到18岁的儿童和青少年共同角逐的一次高规格的比赛。来自世界各地的选手共有1737名。在如此多的高水平的选手中,5月23日,年仅10岁的王天冉以一段贝多芬C小调钢琴协奏曲脱颖而出,获得此次大赛唯一的一枚金奖。

是的,这位爸爸就是我国著名导演王小帅,妈妈名字叫冯郇。

孩子们都有着极大的潜能,要注意品德为先,让孩子全面发展,也要让他们适当地玩。只有实行“公平”教育,才能激发出孩子最大的学习效能,那么每一个孩子都会是天才。


人生的春天

  张正大学毕业后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这天他在外面闲逛时,发现了一个山鸡养殖场,里面花花绿绿的山鸡一下子就把张正给吸引住了。鸡场的老板告诉张正,现在的山鸡比普通的土鸡价格要高出很多,只要在他这里买鸡苗,几个月就能让张正赚钱。张正有些心动了。他又去网吧查找了一些关于山鸡的资料,就急匆匆地回到了家里。


  “儿子你回来了,找到合适的工作了吗?”母亲白贤秀走了过来,笑着递给了张正一杯水。张正喝了一口水,说道:“妈,我想自己创业养山鸡。”“什么,养山鸡?”父亲张毅平白了他一眼:“你别异想天开了。”白贤秀也说道:“儿子,别不切实际了,还是安安心心地去外面找个活干吧。”张正却一脸严肃:“爸、妈,我可是认真的。前几天我在外面看到了一个山鸡养殖场,我实在是太喜欢山鸡了。我一定要养。”白贤秀说道:“儿子,养山鸡可不是儿戏,你不能意气用事啊。”张正自信地说:“爸、妈,我已经去网吧查看了一些关于山鸡的资料。山鸡肉质鲜美,营养丰富,市场前景广阔,许多宾馆酒店和旅游饭店都货源紧缺,销路不是问题。我想我养山鸡一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张正眉飞色舞地说着,满脸的喜悦。白贤秀看着儿子坚定的眼神和自信的脸,小声问道:“你,你说的都是真的吗?”张正点了点头,又道:“爸、妈,你们就相信我吧,我一定会做好的,我一定会成功的。”张毅平和白贤秀坐在椅子上,沉默不语。张正的脸上却露出了阳光般灿烂的笑容。


  晚上,张毅平和白贤秀在屋里议论着。“你看这小子,异想天开,养山鸡,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重。”张毅平笑道。“你别这么说,他的个性你是知道的,认准了的事,别说九头牛,就是十八头牛也拉不回来。现在他想自己搞养殖,而且这么有信心,咱们可不能给他泼冷水啊。”白贤秀小心翼翼地说。“你别听他瞎扯,他也只不过是一时心血来潮,咱们辛辛苦苦供他上了大学,怎么能让他这样胡闹。”白贤秀却不甘心,他抓住张毅平的胳膊:“我看他不像开玩笑的样子,他一定是真想养山鸡。我支持他。”“就算他要养,可买鸡苗买孵化设备建鸡场就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咱们去哪儿弄这么多钱?”张毅平不耐烦地说到。“前年修公路,咱们不是得到了三万多的土地赔偿金嘛。”张毅平跳了起来:“你还真打算拿去给他当本钱啊?”“反正我支持他。”白贤秀坚定地说。“我看你们想钱想疯了吧。”张毅平一挥手,怒气冲冲地抽起闷烟来。


  张正得到母亲的支持,自是十分高兴。但父亲却不肯点头,他还是有些不快。他暗暗发誓:爸,你就等着吧,我一定会成功的,到时候看你还敢不敢小瞧我。他又和母亲去找亲戚朋友借钱,两人磨破嘴皮,总算借了两万多块钱。当然,张正遭到了村里人的讥笑:哈哈哈,一个小屁孩居然要养山鸡,真是要笑掉别人的大牙了。张正强忍着别人的讥笑、白眼,开始了他的养殖计划。


  张正先承包了两百亩荒山建养殖场,然后又找鸡场老板买了五百只鸡苗,细致入微地养了起来。为了便于照看小鸡,他还特地在山上建了一个小茅屋,吃住都在里面。他还买了一本山鸡养殖技术的书,每天细细研读。这样的生活虽然艰苦,但看着一天天长大的山鸡,他就觉得这样做值得。张毅平看着儿子疲惫的身影,心软了。儿子是卯足了劲在干他的事业啊。虽然当初反对儿子,但现在儿子做得这么好,他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开始从旁帮助儿子。张正也深知:天下之事,成于有志,而败于自辍。他相信自己一定会成功的,一定会迎来人生的春天的。他咬紧牙关,在自己喜爱的事业上坚守着。


  一天早上,张正正在给山鸡喂食时,突然发现防护网被什么东西咬了几个大洞,几只山鸡正往外钻。张正大吃一惊,赶忙上前堵住洞口。不一会儿张毅平来了,张正赶忙将这事告诉了父亲。张毅平眉头一皱:“我也不知是什么,咱们今天晚上就一探究竟吧。”


  夜里,父子二人拿着手电蹲守在鸡舍里,不一会儿,就听见外面有悉悉啦啦的声音。“那东西来了。”张毅平小声地说。果然,那东西像猫一样悄无声息地窜进了鸡舍。父子二人忙打开手电,只见一只短腿黄毛像狗一样的东西飞快地跑了出去。两人抄起旁边的木棍,围追堵截,终于消灭了那东西。“原来是黄鼠狼啊。”张毅平叹道。“黄鼠狼?”张正吃了一惊。“是,山里有这东西,看来咱们要加固防护网了。”


  第二天,父子二人忙活了一天,不仅加固了防护网,还把鸡舍修得更加严实了。两人夜里又起来巡查几次,黄鼠狼偷吃鸡的事就没再发生了。


  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两个多月过去了,曾今的小山鸡都变成了色彩缤纷、四处乱飞的大山鸡了。张正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他又奔波于市里的各大宾馆饭店,寻找客户。终于,一家大酒店的经理买了张正的几只鸡,拿回去让厨子做出来给顾客吃后,得到了顾客的好评。经理又跟他签订了购销协议。张正又去联系了其他宾馆,也得到了肯定。他一次卖了三百只鸡,按每只七十元计算,他获得两万多块,还了亲戚朋友的钱。


  第二年,张正买了一台孵化设备,自己孵山鸡。他把山鸡数量扩展到两千只,卖了一千只,留了一千只种鸡。正当张正的沉浸在无限的喜悦中时,一场山火却将他的希望烧为灰烬。


  那是腊月上旬的一天,山里突然燃起了山火,张正的养殖场被烧破,山鸡到处乱飞。有些被烧死。后来才知是一个村民烧干草引发火灾,殃及张正的鸡场。张正的山鸡逃的逃,死的死,最后只剩下三百只了。张正流下了伤心的泪水。自己辛辛苦苦养的山鸡,一下子就没了。他悲痛不已,在家颓废了好长一段时间。


  然而,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不经历风雨,哪来彩虹。张正又站起来了,他变得更加坚强了。他知道人生免不了这样那样的困难,如果被困难击垮,就失败了。而他,绝不言败,他相信“走尽崎岖路,自由平坦途”、“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他笑对困难,挑战困难,战胜困难,他要在天空自由翱翔。


  后来,张正修好了养鸡场,还和村民成立了山鸡养殖合作社,一起养殖山鸡致富。而且张正的山鸡是散养在山上的,吃了大量的蚯蚓蚂蚁等昆虫,下的蛋富含锌、锗、钾、硒等微量元素,对身体十分有益,得到了消费者的青睐。他还在山上在了一些柑橘,用山鸡粪当肥料,靠柑橘卖钱。张正创下了年收入七十万的致富传奇。张正,这个曾经说“宁为有瑕玉,不做无斑石”的热血青年,凭着自己的坚韧、执着、自信、大胆,迎来了自己人生的春天。

 

()

生死之间

有20年跳伞运动生涯的布恩失业了。刚过40岁他便再也找不到工作了。妻子远走高飞,身边除了刚满13岁的儿子,真是一无所有。
  这天,他把儿子带上一架小型飞机。这飞机是租来的。它将载着他们到一座荒岛上,布恩将从那儿下水,泅进大海深处拍摄水中的鲨鱼镜头。他和电影厂订了合同,除了工作报酬外,如果能拍到锤形鲨鱼,酬金加倍。为了生活,只好这样了。
  飞机在红海上空不停地摇晃,布恩听到儿子不停地打嗝。
  布恩有些后悔,不该带儿子上天。去年春天,他心血来潮,想教儿子开飞机,但儿子却怕得要命。
  这时,他又听到儿子在嘤嘤地抽泣,便吼道:“不许哭,戴维抬起头来”
  儿子看着伸展在机翼下的绵延千里的海岸,不吭声了。陡然机身一震,儿子立即抬起头。隔着玻璃,能看见汹涌的大海,看见海岸边那块圆饼似的沙滩,周围镶着一圈狭长的沙带。
  飞机正朝着那“圆饼”飞去。
  飞机在沙滩上降落了。布恩吩咐儿子帮他卸下食品和摄像机,他把一个沉重的贮气罐背到身上,这可以使他在水里呆上一个钟头。
  一切准备停当,布恩对儿子说:“我下去一会就上来。”于是他用嘴咬着皮管,隐没在水中。
  戴维盯着那片吞没了父亲的海水,心里很紧张。
  此时,布恩正在大海的肚子里寻找鲨鱼,他把带来的一块作饵料的马肉挂在珊瑚枝上,闪身躲在一边。
  啊,鲨鱼他眼睛一亮,发现前面游来了五条大家伙。太棒了,正是电影厂急需的用珊瑚作背景的鲨鱼镜头。布恩端着摄像机,屏足气,一动也不动。
  “游过来,再近一点。”他默念着,鲨鱼群扑过来,马肉顷刻被撕成碎片,摄像机急速地转动,鲨鱼的游姿,凶残的神态,撕马肉的馋相,全收进了胶片。正拍着,胶片完了,他一抬头,发现一条凶猛的豺鲨朝他冲过来。
  “滚滚开”布恩喊着,却没有声音。
  豺鲨迂回到一侧,这是发动进攻的前兆。这时,布恩才发现自己的双臂,胸口周围漂浮着马血,是血腥味把这个恶魔引过来的。都怪自己太粗心了。他慌忙举起摄像机抵挡鲨鱼的攻击。鲨鱼发怒了,身子一晃,一口咬住了他的右臂,左手和胸部也划破了。鲜血把海水染得通红。布恩慌了,右手紧攥呼吸器上的皮管,这皮管连着他的生命。他挣扎着蹿向海面。
  在这万分危急的关头,又有一条小鲨鱼向他冲来,他用力一蹬,翻了个跟头,没想到这下救了他,后背正好碰上露出水面的礁石,他连滚带爬地从水里钻出来,一头栽倒在沙滩上。
  “爸爸爸爸”
  儿子的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他怎么也看不清儿子那弱小的身影,眼前只是一团云雾。
  他的右臂断了,肌肉露在外面,鲜血直涌。完了,这辈子再也别想开飞机了。他成了废物死
  吧。撇下儿子怎么办
  “儿子,把我的衬衣拿过来撕开,为我包扎伤口。”他喊叫着,眼前一黑,又昏迷了。等他醒来时,儿子正在为他缠绷带。
  布恩欠起身,想看看自己的腿,可怎么也坐不起来。
  飞机是拯救他和儿子的惟一希望,但必须由儿子驾驶。儿子,仅仅13岁的儿子,能行吗要是告诉他让他开飞机,他会吓坏的。想想,再想想,有什么办法能让儿子充满信心。他集中精力想着怎样把身体挪到飞机跟前。
  “去拿条大毛巾来,铺在我身边,我翻到毛巾上,这样就可以上飞机了。”
  儿子似乎明白了什么,使劲点点头。
  布恩终于躺到大毛巾上。“拉,用力拉,我用脚后跟蹬。”布恩的声音很微弱,“别犹豫了,快点。”他想,现在绝不能告诉儿子要他开飞机。
  布恩几次失去知觉,几次从土坡上滚了下来,直到太阳吻着海水时,才蹲到飞机跟前,他想靠着飞机坐起来,可整个身体却像被烈火烤着似的难受。
  儿子拉得太吃力,大口地喘着气,一头是汗。
  第一次看到儿子这么坚强,他有些激动:“去,在机舱门口堆些石头,垫着,把爸爸拖上去。”儿子被他鼓动起来了。当儿子咬着牙在搬一块大石头时,他鼓励儿子说:“别用力过猛,如果不是因为过猛而受了内伤的话,许多意想不到的事都能成功的。”这是他年轻时听教官说的,现在说给儿子听正适合。
  儿子似乎明白了这话的含义,干得更起劲了。儿子终于帮助他上了飞机。儿子为他重回沙滩上取回了摄像机:“爸爸,我帮你把皮带系上。”
  “太好了。”布恩说,“现在,你得按我的话去做,先关好门……”他怕自己又要昏迷,极力控制着自己,抓着最后一点微弱的知觉,这微弱的知觉系着儿子和他的生命。“孩子,现在一切得由你自己干了。听着,轮子下有障碍物吗”
  “没有,石头被我搬开了。”
  “你把油门的手柄推到一英寸上,再按那个红色的电钮,对,就是那个。等等,右脚踩住踏板……”
  “我会的。”儿子像个小大人。
  马达隆隆地响。啊,飞起来了他感到机身在晃。“减小油门”他用力喊,儿子紧拉操纵杆,飞机吃力地掠过沙丘,猛烈的海风把机身托到半空,布恩一震,剧烈的疼痛使他头晕目眩。
  “往哪儿飞爸爸。”
  “沿着海岸,向右。你看见海岸了吗”
  “看见了,罗盘上应该是320度。”
  儿子端坐在驾驶台上,用眼角看看父亲,那深陷的眼窝里涌现两粒豆大的泪珠。
  飞机在颠簸中飞行。
  “你看见了什么”
  “开罗机场、钟楼。”
  “好,盯住机场,盯住,别放松。”为了让儿子听见,他几乎用尽了全部力气。
  “小心,往左拐……对,再向左,推操纵杆,往右按,往右,好”凭感觉,他知道飞机马上要着陆了。
  当飞机与陆地只有一英寸的时候,他终于失去了自控力。朦胧中,黑色的跑道在云雾中迎面扑来。“该拉平了拉平拉平”
  飞机在地上划了个圈,停住了。
  他被送进医院,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
  “儿子呢”
  “在这儿,爸爸。”儿子目光炯炯地立在床前。
  他凝视着儿子,问:“累坏了吧”
  “还好。”
  “你长大了。”
  儿子点点头,布恩笑了。儿子,是儿子给了他第二次生命。望着儿子那年轻的面孔,他信心百倍地想,总有一天,儿子也能飞上蓝天,飞得比他还高,还远,当一名比他更有出息的运动员。

被父母抛弃的残奥冠军,21年后迎来父亲的跪求

 “懂事起,我就想找到父母,但一直没敢向别人透露。直到收获残奥首金,渴望见到父母的心情愈加强烈……”2011年10月中旬,一条寻亲微博迅速传遍网络。发这条微博的人叫江建,也是摘得第八届残运会首枚金牌的冠军。但没有人会想到,赛场上坚强自信的江建,其实早在21年前就因患重病,被父母无奈遗弃,成了福利院里的一名孤儿。支撑他以残疾之身迈进大学校门和摘得残奥桂冠的,正是那份对亲情的思念……

   无奈父亲异乡弃子

   故事要从23年前说起。

   那年,在浙江温州鹤溪镇一个普通农家里,一对年轻夫妻的孩子哇哇坠地。丈夫陈叔国欣喜若狂地从接生婆手里接过孩子,抱到妻子余丽辉面前说:“亲爱的,是个儿子,就取名叫陈艺吧!”

   在余丽辉的精心照料下,陈艺从小就乖巧听话,也特别聪明,不到一岁就会说话了。当第一次听到从孩子嘴里断断续续地喊出“爸爸”、“妈妈”时,余丽辉忍不住和丈夫商量,将来不管吃多少苦也一定要将孩子培养成才,让他能有一番作为。

   然而,就在陈叔国和妻子幸福的憧憬未来时,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降临到了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

   一天晚上,余丽辉发现原本安静可人的陈艺突然哭闹不停。余丽辉一摸孩子的身体顿时吓呆了,陈艺全身发烫,像火炉般异常炽热。她赶忙将儿子抱到村卫生所。医生经过简单检查后告诉余丽辉,孩子只是感冒了,随后给陈艺打了一针青霉素,便叮嘱她回家注意给孩子保暖。

   几天过去了,儿子的病情却依然没有任何好转。手足无措的余丽辉和丈夫只得带孩子去镇上的医院进行检查。

   镇医院的医生检查后,表示情况不乐观,建议他们去大医院做进一步查检。

   医生的话让陈叔国夫妇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孩子该不会是得了什么大病吧?要知道,这个脆弱的家庭此时还根本没有多大的经济承受能力啊!

   陈叔国和妻子抱着陈艺往温州市儿童医院赶去。诊断结果让陈叔国夫妻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陈艺患了小儿麻痹症,而治愈的可能性又微乎其微。

   很快,借来的钱快用光了,可陈艺的病没有丝毫好转。陈叔国只好将儿子带回了老家。陈叔国和妻子每当看着孩子痛苦的样子,就急得直掉泪。为了给孩子治病,夫妻俩又开始四处找亲戚朋友借钱,可是孩子的病情却越来越重,不久病灶就侵袭到陈艺的双腿,原本正在学步期的陈艺开始连站也站不稳了。

   陈叔国和妻子打听到杭州市的一家医院医疗设备先进,也许能治疗好儿子的病。几天后,陈叔国和妻子便马不停蹄地抱着儿子赶往杭州市。然而,仅一番查检就要700元费用,而此时陈叔国的口袋里只剩下了最后的500元钱。无奈,他只好商量着让妻子回家筹钱,自己和儿子则留在杭州等她送来救命钱。

   陈叔国抱着儿子坐在医院的走廊里,看到一个个患小儿麻痹症的大龄患者都趴在亲人的背上,无法独立行走,陈叔国绝望了,自从孩子生病以来,自己和妻子已经心力憔悴,如果债台高筑后依然治不好孩子,那就个家不就彻底垮了吗?他顿时觉得不知道何去何从。

   绝望的陈叔国抱着儿子在招待所住了下来,准备第二天返回温州,孩子的病不治了。可是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他有些不甘心,毕竟是因为经济能力差拖累了孩子,如果自己富有也许孩子还有救。突然,他萌生了一个大胆想法——孩子如果遇上一户好人家,也许能改变儿子的命运。

   第二天一早,陈叔国分外珍惜和儿子分别前的分分秒秒。他带着儿子在火车站附近逛了一圈,希望能留下一些父子间的回忆。陈叔国望着城市里熙熙攘攘的人群,突然觉得就这样让亲情“断线”有些残酷,为了给以后制造重逢的机会,他随后在街头买了一块棉布,用毛笔在棉布上故意留下模糊的线索:我是南方陈家村人氏,孩子患小儿麻痹症,做父母的实在走投无路,没钱治疗,眼看孩子终身留下病残,我们于心不忍,故将孩子委托国家或慈善的人抚养,将来使孩子能够生存下去,若能给孩子解除一点病苦,我们来世再报恩德。

   之所以要写在棉布上,是因为陈叔国考虑到这封特别的家书也许要伴随着儿子的一生,这样才不会因为时间久远而毁坏。

   陈叔国把儿子抱到了杭州火车站附近,从身上仅有的500元钱中拿出了320元塞在儿子身上。然后将写好的家书裹进妻子为儿子亲手织的衣服里。就在他准备转身离开时,陈艺“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儿子的哭声划破了宁静的晨曦,也深深刺痛了陈叔国的心。但犹豫了一会儿后,他还是登上了开往温州的火车。

   陈叔国回到家后,余丽辉才得知儿子被丈夫无奈遗弃掉了。

   “你怎么这么狠心啊,我这几天四处借钱,为的不就是给孩子治病吗?这下你让我怎么活……”余丽辉对丈夫的行为非常气愤,一边抓扯着丈夫,一边歇斯底里哭喊着。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和儿子这一别便是漫长的21年。

   残疾孤儿守望亲情

   陈叔国遗弃儿子的当天早上,从火车站附近路过的中年妇女濮素贞看到了冻得瑟瑟发抖的陈艺。濮素贞一边在心底责怪其没良心的父母,一边忍不住走到陈艺面前,将他抱到怀里暖和暖和。可这一抱不打紧,她发现陈艺不但发着高烧,双腿也有些异常。担心孩子在冰冷的室外撑不了多长时间,濮素贞赶忙将陈艺抱到杭州市第一社会福利院。

   福利院工作人员从濮素贞手里接过孩子时,第一反应就是孩子患了小儿麻痹症,因为类似的弃婴在福利院里并不少见。随后,他们给这个命运多舛的孩子取名叫江建。从此,江建便和一群有着同样命运的孩子生活在一起,度过他懵懂的童年。

   江建常常独自望着福利院的大门发呆,努力回想着记忆模糊的父母,期盼有一天奇迹出现,自己的亲生父母能走进福利院的大门,用温暖的大手牵着自己回家。

   江建开始上小学了。每当同学们骄傲地聊起自己父母时,他总会静静地躲到一边。就算有同学问起,他也总是刻意的逃避关于自己身世的话题。

   江建刚到学校时,上厕所得上下十多步楼梯。好心的老师早就交待好他的同桌每当下课时,搀扶着他去上厕所,但江建硬是一次也没让同学帮忙。他不但独自去上厕所,甚至还拄着拐杖活跃在操场上。在他心里有一个信念,那就是一定要活得像正常人一样。只是每次开家长座谈会时,看到其他同学的父母都来了,江建就无比羡慕那些同学。

   转眼已经13岁的江建被寄养到福利院副院长的父母家中。江建的乖巧懂事深得爷爷和奶奶喜欢,把他当亲孙子一样疼爱。江建也在这个新家里,第一次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也让他更加渴望亲情了。江建虽然行动不便,却总会主动帮爷爷奶奶做家务,听到他们夸自己时,江建总会感到有种说不出来的喜悦。

   2002年春节,江建收到了人生中第一笔压岁钱。这是爷爷给他的50元钱,他开心了很久,一直将压岁钱放在自己的枕头底下,舍不得花。每当逢年过节,爷爷家亲友欢聚一堂,江建也被那种浓浓的亲情氛围所感染,想到自己连父母是谁都不知道,他就会忍不住一个人偷偷地躲到房间里落泪。

   一定要将父母找到,和他们骨肉团圆!江建寻找亲生父母的决心越来越坚决。可是他发现世界如此之大,而自己如此渺小,根本没办法在茫茫人海中找到父母。

   一天早晨,天空突然下起了暴雨,江建无法上学,爷爷就背他去上学。江建趴在爷爷的背上,一股温暖的感觉顿时如电流般触及到他的每一根神经,他终于忍不住说出要寻找父母的想法。

   “爷爷,你知道我的爸爸妈妈在哪里吗?我要怎么才能找到他们?”

   “要找到你的父母其实也不难,但前提是要努力学习,成为一个有出息的人,到时再找父母就容易多了。”老人不想让江建失望,只好如此安慰他。


母亲的遗憾

党永新

去年麦收时节,恰有机会赴家乡省城出差。便顺道回老家看看父母。

母亲听说我要回来,特别地高兴,早早买了好多菜。农村6月十分闷热,就在老家那低矮的厨房里,母亲用一口大锅,象变戏法似的,竟弄出一大桌菜。母亲年已七十,身体很胖,还患有高血压,平时走路都有些气喘,今天一下子捣鼓这么多好吃的,待饭菜上桌,母亲累的是满头大汗。

城里再高级的美味,也比不上母亲做的饭香。我狼吞虎咽地吃起来,母亲一边擦汗,一边象照看婴儿一样目不转睛地盯着我,一边幸福地微笑着。

可能是过于操劳的原因,第二天早上,母亲突然头晕的厉害,双脚迈不成步!我急忙带母亲到医院检查,竟然是脑血栓。医生警告,必须住院,静卧休息。

我慨叹母亲一病不起,本想抽这个空陪母亲四处看看呢,老人却突然患病。同时也庆幸,多亏发现及时,刚好我在家能尽点孝道,伺候伺候母亲。

在医院里,我和母亲聊起许多过去的故事,聊当年困难时期父母带我们兄弟姐妹五个,有多么的不易。聊那时节我们一个个是如何的淘气,聊现在各自都成了家是如何的幸福。母亲打着点滴,压根不提针扎在手上有多么疼,自己的病有多么难受,谈的全是我们兄妹几个谁家还有哪些困难,谁家孩子学习是否用心等等。老人家是惦记完儿女,又牵挂着孙子。

医院离家不算远,我抽空就回家给妈妈做点饭,有时是到集市上买点东西给妈妈送来。不管做什么饭,买什么菜,母亲都连连点头说香、好吃。

有医生的精心治疗,有我的陪伴照料,母亲心情很好,病也好的很快。十天时间瞬间过去了,母亲的病情得到控制,能下床走路活动了。但医生强调必须再住院观察,等病情稳定才能出院。

而我的假期有限,必须得赶回部队。纵使有再多不舍,母亲却没有挽留我:娘没事,病都好了,干啥都不碍事了,儿别牵挂,部队工作要紧。

好在家里还有哥嫂姐姐,有他们照顾,我也决定归队。临行母亲拉住我的手,欲言又止。我知道,她是舍不得儿走,可又不愿意耽误我的工作。出门时,母亲终于抑制不住,泪水潸然滑落,道出了一句让我永远也不能忘记的话:也没让儿吃好饭!爬满皱纹的脸上写的全是遗憾自责。啊,我亲爱的母亲,您身在病床上,生命都危在旦夕,心里担心着的,却是儿子能否吃好饭;感到遗憾的,却是没有亲手为儿子做可口的饭菜。我可怜的母亲,您可知道,现在已不再是吃不饱饭的年代了!您的儿子,现在能自食其力了,正是该反哺孝敬您的时候了啊!

而今每每想起母亲,眼前就浮现出母亲那满是泪水和自责的脸,耳畔也一直回响着母亲那句满是遗憾却暖到儿心肝的话:“也没让儿吃好饭”!


原文标题:又进步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xunzhiguang.com/gushi/16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