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范文网
  2. >
  3. 故事
  4. >

喜欢静

“陪你等公车,我陪你淋雨,你的一举一动我都注意。陪你看电影,陪你讨论剧情,喜欢你放电的眼睛。你说的故事我最爱听,你的电话带走所有不安情绪,把你的名字刻在我的心,永远都不分离。Ohbaby喜欢你,更喜欢自己,你让我发现生命的意义。Yeah爱上你,更像爱自己,整个世界都属于我和你……”

喜欢静,就是无条件为你付出。我每一秒都在想你,无时无刻的想着你。睡觉前,闭上眼,浮出的影子都是你。你的每一个表情我都执着,你的情绪随时牵引着我。你的自信,你的天真,你的可爱,上天的注定,让我遇上你,让我喜欢你。

讨厌周末,因为不能见到你,幻想着你的身影。与你通电话,是一种安慰,只要能听到你的声音,那就是我的快乐。你的微笑就等于我的全世界。一起笑一起疯狂,你就是与众不同,爱情需要再多一点勇气。

故事的开始,坐在你后面是最美好的时光。惹你生气,你就不理我,像个骄傲的小公主一样。而我便扮演着你的随从,在你跌倒时,安慰你,只求你能开心。我最爱听你骂我了,白痴的我,总喜欢听你说“哼”。你对我说的每一声“哼”,我都十分珍惜,总是离不开你。不知道为什么,无论谁对谁错,最后的结局,只有一个,就是我去安慰你,那种感觉真的很恬蜜的。你总是希望别人叫你淑女,而我依然叫的心不甘情不愿的,不过不要紧,最重要的是我知道我很在乎你,你对我来说,真的好重要啊!

想离开这个城市时,想起你,我的想法便消失了。因为我曾对你说过:“我会一直等你。”所以,我决不放手,不会再放开手让自己后悔了。有一件事,一直另我很害怕,我怕我们以后的演变会让你恨我,快乐的日子会再也找不回来,我不要我不要,我真的不要我们在哪天就这样变的很陌生。所以,我很珍惜与你在一起的每一秒,至少我们还是朋友。

发呆,安静的想你。随时随地永远站在同一阵线守着你,不顾一切挡在前面。无论发生什么事,我永远会陪在你身边,因为………………..我喜欢你。

口述:放纵网恋拯救不了我的孤单


  我以为网络能够治疗自己心中所有的伤痛,然而不能,恰恰相反,它使我的内心变得千疮百孔,无从收拾。我流下了一滴泪,悔恨、失落还是……

  我在网络上并没有真正爱上一个人,在这么多网友的怀抱里辗转过来,我没有一丝开心……

  那段日子,虽然身处大学校园,心有旁骛的我却难得开心。刚刚结束一段三角恋情,让我觉得生活是那么的残酷与无奈,有种莫名的烦躁与空虚在我的心里涌动……曾经那么珍惜、那么爱我的人,一下子说没就没了,我有点无法接受。

  失恋让我有种放纵的冲动,但我不想伤害谁,只想麻醉自己。因为无聊,经常猫在网上的我开始网恋,而且不止一次。

  其实,网络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个打发时间的工具,只是一个交友的媒介而已。它的最大的好处是可以让我暂时逃避现实,获得片刻的愉悦和快感。

  我和我的“网恋”对象,很少有较长时间的交往,如走马灯似的更换对象对我来说已是见怪不怪,不过是为了寻求新鲜刺激,何必当真呢!既然是游戏,那就没必要坚守从一而终的世俗规则。

  刚上网的时候,也许是因为我还比较傻,所以人家说见面,如果我觉得对“他”的感觉还可以,见面也方便的话,那就见吧!反正闲着也是无聊,为什么不呢?面对他人的请求,我通常会应约。

  第一次见网友,我还挺兴奋的,见了之后才觉得不过如此,有些失望,却又不大甘心。于是又连续见了七八个,都快麻木了,忽然觉得没什么意思,我知道这不叫网恋。

  我一直以为真正的网恋,至少应该在网上聊个半年一年的,两人确立了“恋爱”的关系,然后决定见面或是不见,这才叫网恋。

  第一个真正算得上网恋对象的男人,是我和他在网上聊了很久之后,有一天当我们互相道出自己的地址时才蓦然发现,我们之间其实只隔着半小时的车程。他想约我见面,我欣然同意。不可否认,我对他是有一点好感的,他比我大十岁,而且我见过他的照片--虽说“其貌不扬”,但也别有一番男人味儿--高大强壮,眼神犀利。和他见面,不为别的,只是因为我觉得自己“喜欢他”。

  见面那天,小雨绵绵,我们像熟人一样一起吃饭、看录像、打游戏,感觉还可以。其实真实的他比照片上更有男人味,对此我并不觉得失望,看得出来,他对我的印象也不错。

  第二次见面,他带我到他朋友家,我们一起做饭。在厨房里,他突然抱住我,强吻了我。不可否认,他的吻技的确不错,比我过去的男朋友强多了。

  可我那时候还很单纯,受不了他对自己那样,当时就哭了,虽然我喜欢他,但是我不喜欢被人强吻的感觉。

  算起来,他是第二个吻我的人。

  我不知道当时自己的哭泣,是因为被他强吻,还是因为觉得背叛了自己。我曾一直以为,自己的初恋男朋友会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吻我的人,然而,初恋的人背叛了我。眼前这个吻过我的人跟自己是绝对不可能有未来的,只是我们都在尽力回避,不愿意点破而已。

  后来,我的心里总觉得有些疙疙瘩瘩的,和他也再没见过面,我知道,对于他来说,我还只是一个孩子,那一年我十八岁。

  不知道为什么,从这以后,恋爱对于我来说,就像是开了闸的水一样哗哗流了下来,我也开始了所谓的“堕落”生活--在一年内交了N个男朋友。我觉得无所谓的,反正“惟一性”已经没有了,也就没有必要在乎了。



  我和他们出去逛街、牵手,接受他们的吻,偶尔会接受他们的爱抚,但是不和他们做爱,这是我的原则。现在想想,竟有些茫然,天知道日子究竟是怎么混过来的。

  半个月后,我见了第二个网友,他是个无业游民,偶尔做些小买卖维持生活。但我并不就此嫌弃他,他对我的确很体贴、很关心。

  我们俩见面后,又有了第二次见面,他让我做他的女朋友。我什么都没有说,其实当时我觉得自己好歹也是个大学生,怎么能跟他搅和在一起呢?但我不想伤害他的自尊,当时只是默默地站在一旁,他以为我默认了。

  其实我知道,我并不喜欢他,答应他,只是因为无聊。

  他吻我,我没有拒绝,也没有感觉,已经麻木了。此后很长时间,他成了我寂寥生活的补充品,没事的时候见见面,有事的时候各自分开,不提责任,不谈未来。他可能也知道,我是不会接受他这样的人过一辈子的。

  有一次,他带我到自己的家里玩,他一个人住,虽然只是一个三十平方米的小单间,但也自在。我笑着说这是他的“王国”,他是这块领地的主宰者。

  他笑称自己的地盘为“单身宿舍”,还调侃说:“如果你要是不嫌弃的话,过来住也行啊!”

  我可开不起那样的玩笑。

  那天我们俩玩得实在是太累了,我在他家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睡梦中,忽然感觉有人在脱我的衣服。还好我尚存一息理智,当时就惊醒了。撑开眼睛发现他正趴在我的身上动作粗鲁地脱我的衣服……

  见他还没有停手,我厉声叫他“停”!他好像根本就没有听到我的话,仍在继续,我全力地推开他。那一刻,他惊呆了。我系好了上衣的扣子,冷冷地告诉他,我不陪他上床,我不是妓女,如果他想“发泄”去找“外卖”,大概两百元就够了。

  他大概没想到,我会说出这样的话,愣了一下,然后对我说了很多抱歉的话,承认自己错了,还把自己的行为解释为“动作太大了一些”。

  虽然心里在冷笑,但是我并没有刻意反驳。

  那以后,我们还是会再见面,就好像和以前一样。只是我觉得我越来越受不了他,他这人素质不高,尽想着吃我“豆腐”。我鄙夷这样的人,我不再和他牵手,不再和他亲吻。

  直到有一天和他分别时,他让我吻他,记得那天是圣诞节,我不想和他吵架,所以很顺从地吻了他,只是浅浅的一吻。

  随后,我逃似的离开了他的视线范围,蹲在一个墙角干呕起来,好像要把胃里的东西全吐出来一样,可是那天我根本没有吃东西。

  此后,要准备期末考试了,我忙于复习,再也没有时间和他见面了,对他的印象越来越模糊。

  半个月后,我们见面,我对他提出分手,他悲伤地让我给出一个理由。

  我淡淡地回答:“其实有些事情是没有理由的。”难道我要告诉他实情:我从来没有爱过你,很讨厌你的碰触,尤其是你的吻,让我恶心。

  过了年后,我已经十九岁了,但我的生活依旧是无序而混乱的。

  后来陆续又见了几个网友,但是只是网友,没有“爱情”。

  这段时间里,我有了一个真正的网恋对象--X,他老家在辽宁,是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的高才生;而我就读的是名不见经传的扬州一所大学,我说自己很羡慕他,可他却说很羡慕我,想来是羡慕风景如画的扬州吧!

  我们没有见过面,只是在网上确立了关系。有一段时间,我们几乎天天打电话,每天甜言蜜语地说了一箩筐。我想,这才叫真正的网恋吧!

  我们不是不想见面,只是我家里管得比较严,虽然已是奔大二的人,但也不能随便到别的城市乱跑;而他正在准备考研,也没有过多的时间和精力,我们约定等考研结束后,他再过来找我。

  然而,世事难料,还没等到考研结束,我们就分开了。因为他又有了别的女朋友,也是网上认识的,但是他们可以在现实中见面。他说,等考研结束以后,一定会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让我等他。但是我忍受不了,所以干脆提出了分手。

  可是我知道,自己还爱他,我们的故事将断未断。扪心自问,X是我在网上爱得最深的人,其实我并不想失去他。

  六月,我和朋友去网吧玩网络游戏的时候,认识了Y。他主动带我,让我在网上玩得倍加欢畅,那天我过得很开心。他突然提出要求,让我做他的女朋友,只是没有说他喜欢我。我没有答应,然后下了线。



  大约十天后,我们在网络游戏中又遇到了,他说,他等了我好久,天天都在网上等我,还问我为什么不来。

  “最近比较忙。”我为自己找了个“全球通用”的借口。

  “我这么想你,你说该怎么办呢?”

  “是么,那你想怎样?”

  “我想和你见面,可以么?”

  我犹豫片刻,最终没有拒绝,当时的犹豫不是在考虑见与不见,而是在想我最近到底能不能抽出时间。

  又是十天后,他找到了我,而我也顺利地成为了他的女朋友。我喜欢他,但是不爱他。我知道他也是这样。

  和他在一起,纯粹是需要有人陪,需要借助他的温暖忘记不快,获得片刻的欢娱。Y真的是个轻松幽默的人,和他在一起很快乐,不用想以后我们会怎么样。因为我和他同样清楚地知道,我们只是暂时的网络情人,不会长久的。

  我们没有承诺也没有约定,谁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

  他吻我,我也吻他,感觉很好,我也没有恶心的感觉。我可以接受他的爱抚,但是还是觉得心里不太舒服,有时也会逃避。

  有一点他很好,他从不强迫我,从不在我不愿意的时候强行吻我、爱抚我。他不和我做爱,因为他觉得我只是一个小女孩,还太小,在这方面不太适合他。后来,我听他说过,他以前有过一个“性伴侣”,他们只是单纯的“性伙伴”,然而那个女孩已经结婚了……

  我想,如果那时候他对我提出“做爱”的要求,我也不会同意的,我和他的感情还没发展到那种地步。

  在我和Y关系最好的时候,X考研结束后,突然来到了我所在的这座城市。他打电话让我到车站去接他,我感到有些惶恐,不知如何是好。鬼使神差的,我竟然带着Y去见他,跟他说我已经有了男朋友。结果,X伤心地望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

  可等X离开后,我却蹲在马路边儿上哭了。我知道,我从来就没有忘记过他,我的心里还爱着他……

  X的到来彻底搅乱了我的内心世界,我无法理清自己的感情世界。那些天,Y给我打过多次电话,可我很少接听,即使接了,也是不冷不热,三言两语就匆匆挂断。也许是因为我的刻意逃避,使自己和Y之间显得有些别扭,感情也越来越不好。我留信给Y,告诉他,我想自己静一静,出去走一走,不要找我。

  那时,暑假已经来临,我对家人谎称旅游,独自一人去了北京,其实是为了去找那个我爱的男孩。

  我和X又见面了,他很惊讶,也很高兴。我在他那里开心地度过了五天,有他陪我,有他的朋友陪我,我很高兴,这是我第一次独自离家。

  见面的第二天,他吻了我,我没有抗拒。我可以当着他朋友的面,在马路上和他接吻,不管路人怎么看我们。

  可是我清楚地知道,虽然我爱他,但并不是因为爱他才这样做--这是一种放纵。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没有我的家人,我的所作所为,任何人都不会知道。我做的事情,只要自己高兴就可以了……

  而且这已经不是我的初吻,和谁吻,都没有什么关系了……

  原定第四天晚上坐火车回我居住的城市,可是由于买错了票,只能第五天晚上回家,X笑着说:这可真是人不留人天留人啊!我笑笑。

  这个计划之外的第五天,我和他出事了。

  第五天下午,我去了他家,他们家有两套房子,靠近学校的这套就他一个人住。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他家了,前几次,我们会在床上亲吻和爱抚,但是都没有走到最后一步。可是那天却什么都发生了。

  事后,他问我,是第一次吗?

  我说,是。

  其实我不是。我的第一次,在几年前,就给了我的第一任男朋友。只是我的第一次,没有“见红”。我的男朋友也没有说什么。



  后来,我觉得,反正我的第一次也没有“见红”,所以从一个角度来说,无论和谁发生关系,我都是可以和对方说“我是第一次”。因为我第一次的身体反应和第二次、第三次也没有什么区别。

  只是几年后的今天,我还是有点想不明白,为什么我的第一次没有见红?

  我和X做爱,但并不快乐。

  他是第一次,行事有点大男子主义,凡事以自己为中心。而且他的生理有问题,所以注定他的第一次不会快乐……

  我在事前,已经为自己找好了借口,我告诉他,初中上体育课时,因为一次意外,我的处女膜破掉了。

  虽然他反复问我,是不是真的?如果我不是处女,他也不会说什么。

  我很坚持地说,是真的!也许我想在他的心里留下一个良好的印象吧!

  那天他送我上火车,我们都哭了,但我们没有承诺下次见面。我知道,我不属于这个城市。虽然我喜欢这个城市,但是对我来说,这里是个度假的好地方,但是不适合我生活。我知道,我不属于他。

  我想得很清楚,自己和X差得太多,他是个纨绔少爷、花花公子,喜欢归喜欢,他跟我理想中的男朋友相差太远。

  回到家后,我在网上就和X吵了起来,因为他把我和他做爱的事情告诉他的朋友了,而他的朋友在网上用暧昧的口气不无揶揄地问我有没有这回事,我哑语了。他明明答应我,不对任何人说……我质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不知道自己这样对女孩子不好吗?他说,这其实只是为了证明我和他的感情好。

  他又错了。我和他做爱,和感情无关,那是我压抑太久的一种放纵。我在家里是乖孩子,只是我的性格里也有叛逆的一面。我要顾及到父母,所以我的叛逆和放纵只能到他们看不到的地方才能释放……

  再后来,我也没心情跟他继续生气,因为我忙着处理其他事情,而他一面开始了求职之路,我们的关系也就此疏远了。我们分开了……虽然我不甘心,却又并不强求。

  我最终知道,在我18岁以后交过的男朋友中,X虽然是特别的一个,但是他和别人一样,都没有得到我最真实的感情。

  我想我和X最后的做爱,只是为了做X的第一个女人,因为我知道我们不会长久,所以我要让他记得我!

  为了弥补空虚,很多人网恋,很多人会见面,至于做爱,有的人会。

  “做爱”,有时和真实的爱情无关,只是在寻找一种刺激或是体验放纵的感觉,或是一种因见面

[1] [2] 下一页  

真实故事:你最后还是说了分手


       我今天上午出去跑了一下。回去的时候,想给你带点吃的。打电话给你的时候,刚开始还好好的,当我说要给你带点吃的时候。你哭了!我分析了一下你的心理:你虽然不喜欢我,但是在伤心难过的时候,突然发现还有我在关心你;结合当时的心情,忍不住哭出来!估计你自己也非常的迷糊,对于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我),所做出来的事情竟然也会感动!这就是人性!所以不怕你永远都不喜欢我,至少现在你不讨厌我,那么我就有机会!

  我回来以后,你一直躲着我。躲在房间里面哭,叫我不要烦你。说了很多,你以为是www.720520.net难听的话,想把我给支开。可是我根本就没往心里去。你那时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想把我给支开,并没有真真的讨厌的意思,就算有,我也不在乎!谁让我的脑袋被门给夹过了!估计你的脑袋不但被门夹过,还进了水!你哭的好伤心,我看着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你!你跟我说了一句话,同时也是和自己说的:“女人都犯贱!”听得出,你说这话时,伤心、绝望、后悔……还跟我说对于自己喜欢的女人不要太好。男人喜欢温柔的女人,女人可不喜欢温柔的男人!我当时在想,你这是那话激我,还是把我看成温柔的男人

  对于一个已经知道的答案,却当作不不知道。偏要他说出来才死心!我觉得这不是单纯的痴情,而是傻!

  晚上终于好多,开始笑了。可是睡觉前还好好的你,刚进房间又开始了。当时我跟朋友在客厅看电视,其实是在聊天,聊你的问题!都觉得你们之间不会有结果的。可你还傻乎乎的等着,他说出“分手”两个字!当我听到你在房间里哭的时候,我跑过去,开你房间的门,谢天谢地你房间门坏了!怎么说你也是女孩子,力气没我大,门被我打开了。看你哭的好伤心好无助!我真的想抱着你,但是没有轻薄的意思!我当时心真的好痛,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如此的伤心。却不能给你帮助。安慰的话我已经说不出了!我当时觉得我跟你是两个傻瓜!都爱着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我想抱着无助的你,但是我没这勇气,我怕你会乱想——背叛自己的男朋友!且我也没资格!或许我能给你的只有关怀!或许你根本不想要我们的关怀;你想要的却得不到!跟我一样,一个可悲的人!

      PS:小编猜你喜欢  和你在一起,我很高兴 

无心的伤害

  和他是在一个灯饰厂认识的,我们同在一个部门,我是统计,他是品管,我们需要互相配合工作,一般工人作出的货需要他检查过之后,我才能点数让人托走。

  我因为刚上任,对产品的型号、数目及工作流程之类的都不熟,而我们主管好像特相信我,跟我交待了一下就不管我了,所以很多事都得向他请教,他总是尽可能地帮我,有时我需要找点东西无从下手时,他也会出现,甚至连我手下的杂工也帮我管,只差没帮我做报表了,对于还跟不上节奏的我当然感到很高兴也没有多加在意,可能因为我年龄小的缘故吧,以前在别的地方工作也备受照顾,便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有一天他在告诉我一款货的型号之后,突然问我:“你知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

  我摇了摇头,因为我的启发不好,若不是极特别的人、事、物,我一般很难记住。

  于是他将他的名字写在我的本子上,而后又问我的名字,我便豪气的一挥笔我的大名便在他的本子上出现。

  “哇,你的名字写的好有个性,龙飞凤舞的,不像女孩子的字。”他看到我写出的名字不禁感叹,这是我经常听到的赞美(自认是赞美吧)。

  “很多人都说我的字不像女孩子写的,其实他们不知道我的性格更你男子。”我叙说着他不知道的事。

  “你今晚去不去上网?”他突然转移话题。

  “你也会上网啊?对了,你怎么知道我会上网?”我不解。

  “因为我昨天有看到你跟吴利去网吧。”他解释道。

  吴利可以说是我在这个交的每一个朋友,听了他的解释我才说:“我要看情况可能去可能不去。”我抬头往周围一看,天啦,竟然有几双眼睛盯着我们看,难道偷个懒都不行吗,或许是他们把我们想是成……天啦啦队,不行,得转移话题。”

  于是赶紧问:“这款是什么型号?”同时亦向后退了一步。

  那次之后,凭着女孩子的直觉,我感觉他对我存在某种企图,为了不惹上不必要的麻烦,那天我没去网吧,好像就从那时起,就有人拿我们开玩笑,我总置之不理,平淡以对,希望这些风波会因我的淡然而摆平。

  第二天,我因对产品不熟,给工作带来很大不便,以至于报表不能如期交出为由,向主管索求一套所有在做产品的工程图纸,他因没有备份,便只好让我拿底稿去复印,因为这个厂的复印机跟我之前用过的那些复印机有些区别,纸张卡住了弄不好,还好办公室里有个女孩帮了我这个忙,我对她很是感激,而没想到以后还能跟这个女孩扯上另一层关系。

  这天因没什么事,办公室聚集了几个闲聊的人,突然我们主管冒出一句:“阿灵,我们帮你介绍个男朋友怎么样?”

  因为主管是老乡,而平日里又对我多加照顾,我不好给他难堪,于是婉言谢绝,可没想到此事并没有就此了了。

  中午时他通知几个管理晚上聚餐,并且通知我一事实上到。不用多想,我也猜得出是怎么回事了,我准备晚上开溜。

  可是等我回寝室换身衣服拿好线之后,竟然被堵住了去路,唉,没办法,该面对的还是得面对。

  果不其然,吃饭的时候将我们安排坐在一起,我们主管也正式将他介绍给我,其他的人也跟着起哄,都等着看我的回答,我不好太扫兴,于是说:“吃饭的时候不要开这种玩笑,既然聚餐是为了尽兴,那开点其它玩笑乐一乐也无妨。”

  虽然我的一翻话结束了这个话题,但这件事却并非因此而结束,他们好像认定我们是一对般,觉得一切都理所当然,会由他帮我夹菜,看到我喜欢吃的菜,便将此菜移至我的面前,我亦没有反对,因为我喜欢这种感觉,我喜欢这种被宠着的感觉。

  那晚回去时他们几人走得特快,就留我们走在后面,进厂门口时,保安盯着我们使劲笑,因为那个保安是我老乡,让我感到很不好意思。

  第二天是星期六,他约我去上网,我没有给予明确的回答,其实我又准备溜,因为星期天放假,我想去朋友那里躲上一天,但下班后我还没到寝室,他就派他一个老乡吴利(刚好是跟我玩得还可以的那个女孩)来盯着我,让我想逃都不行,只好把准备好的包放下,陪他们出去。

  我们先去吃了我最喜欢吃的烧烤,然后去网吧,过马路的时候那个女孩走在前面,我们走在后面,他准备牵我的手走,被我甩开了,因为我不习惯被别人牵手,他也只好挽着我的胳膊。

  马路走过一半的时候,他便顺势拉着我的手,一秒钟的时间不到,就被我将手抽走,因为不好对他做得太过份,于是想出一个办法,用衣袖将手包住,他便无奈地握着被包裹着的手,我想,应该还没有人为了躲避牵手而如此做的吧。

  我不知道他当时是怎么想的,只知道我很不习惯被牵着手,而当他拉着我手的那一瞬间,根本就没有像恋人说的那种触电的感觉,应该说是不习惯吧,从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跟他之间,是不可能的。

  因为有些事问不出口,我便利用发信息给他,我的网名叫游荡,他的网名叫爱的心伤。

  爱的心伤:还想不想吃点什么?

  游荡:不用了,你已经买了很多了,我是个贪吃鬼,有多少我都吃的下,再买来的话会出事的。

  爱的心伤:今晚如果不拦着你,你应该不会出来的了吧。

  游荡:虽然说实话很伤人,但我还是要告诉你,确实如此,如果吴利没在,我可能去我朋友那儿了。

  爱的心伤:为什么?

  游荡:因为我从小被男生打过,所以我一直都对异性存在着偏见,以至于我这么大了都未曾涉及感情区域,也还不准备涉及。

  爱的心伤:我为你的遭遇感到不幸,但你死我活就不考虑一下给别人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呢。

  游荡:让我想想……

  (然后我真的在想,我在想是不是也应该玩玩感情游戏了,是不是因为我没谈过感情,所以无法完成一整篇的小说,也许可以利用他帮我将那几篇小说写完,顺便品尝一下接吻的滋味,看是不是跟小说中写的感觉一样,想到这儿便释怀了,就这么决定了,玩一场吧。)

  游荡:你说我是不是该试一试呢?

  爱的心伤:我希望你能给我个机会,至少先不要拒绝我好吗?

  游荡:好吧,我不拒绝你,这个问题就此打住,聊点其它的吧,对了,为什么是我,我是说为什么选中的是我?

  爱的心伤:因为觉得你很特别,而且他们都说,我们很适合。

  游荡:他们说我们很适合,然后你就……

  爱的心伤:是啊。

  (对于他简简单单地回答,我很是失望,但才认识几天的人,你还奢望他能给你什么样的回答呢?唉,反正自己也没放真心在里面,就消消气算了吧。)

  游荡:那你为什么了个这样子的网名呢?

  爱的心伤:这事说来话长。

  游荡:那就长话短说啊。

  爱的心伤:因为我之前追过一个女孩,然后被拒绝了,所以……

  游荡:所以你就取了这个网名,如今又很怕被我拒绝。

  爱的心伤:上次我也许是抱着几分玩乐的心态,但我这次却是认真的。

  游荡:我相信你的认真。(我只能给他安慰,但并不代表我会相信他的话,不然在外面这几年就白混了。)

  爱的心伤:那你呢?谈谈你网名的来历吧。

  游荡:我的网名啊,就是字面意思啊,我是个不安定的人,喜欢漂泊,喜欢游荡,游荡在各个工厂之间,故取网名为游荡啊。

  爱的心伤:你进过很多厂吗?

  游荡:当然了,我进过很多厂,做过很多份不同的工作。我曾做过物料员、助拉、统计、文员、人事、主管助理等等。

  爱的心伤:哇,你打字好快哦。

  游荡:不然怎么对的起我做文员那么久的时间啊,打字的速度是靠练起来的。

  爱的心伤:阿灵,你是一块未被发觉的钻石,你会给人带来不断的惊喜。

  游荡:想听我的故事吗?我还有很多精彩的都没说呢。

  爱的心伤:当然。

  游荡:那明天我们去铁路公园玩,我把一些故事说给你听。

  (我是个行动派,也是主动派,想到什么便做什么,而喜欢由自己来主宰一切。)

  爱的心伤:好啊,那我们几点出发。

  游荡:吃了早餐就走。

  爱的心伤:好,我等你。

  星期天的天气并不怎么好,我一早就起床了,有点睡不着,那毕竟是我有生以来的第一个约会,而且还是我主动提出的,不管是游戏还是真实,我都兴奋的睡不着。

  我也不知道是几点了,一个人早早地到马路边的一个店里吃早餐,直到我吃完早餐都还不见他的影子,我很失望。

  不一会就下雨了,我正站在门口看着我们部门的一个给长和他女朋友走进店,向我打了声招呼,我感觉很不自在,因为从我刚进车载斗量见到他时就对他有好感,也很欣赏他,后来听说我们主管上任之前,经理曾有意让他做主管,却被他婉拒了,那之后我对他的好感倍增,可惜他却有女朋友了,而且长得那么好看,让我看了都自叹不如,我也就只能在心里默默地欣赏他了,把对他的好感一点一点地埋藏在心底深处。

  我站在马路边等了一两分钟,还没见着他的踪迹,而他竟然连电话也没有,我的电话也在进那个厂之前当掉了,所以落的现在都没法联系,我一气之下,上了去我朋友那儿的公交车。

  到那打通电话才知她们还要上班,我只好在附近的网吧上网等着她们下班。

  谁知一上线却看到他也在,他说他正在找我,聊了会我便让他坐车到我所在的网吧找我。

  会合后已将近十二点了,我只好让他一个在网吧,我去找我朋友了。那是个曾经跟我玩得很好的朋友,我们将近有一个多月没见面了,相见后便有无数的话题聊,我说有朋友在等我,只随便吃了点东西,并且让她帮我梳了个好看(至少我认为好看)的头就走了,答应晚上再陪她们玩。

  因为那里离铁路公园较近,我们便坐了摩托车去,他应该是第一次去,所以由我来领导大局,这给我一种很大的成就感。

  我跟他讲哪里有什么好玩的,哪里风景好,因为是星期天,人很多,我知觉他很护着我,帮我排开一条路,让我安心地向前走,瘟有一个人好像故意要挡我的路,他站在我面前,不肯让开,那人比他还高大,却被他一拉便被拉到一边,而他看起来像是没费什么劲似的,我对他投去感激的一笑,可他却得寸进尺,想揽住我的腰,可能是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会这么做,于是我提前一秒向前跨了一大步,没让他如意。

  也许他也认为自己的举止过于大胆,便只好放弃,改而挽着我的手臂,没敢再拉我的手,可能是怕被我再次的拒绝吧,想必我的拒绝对他造成了很大的伤害,我只能在心里对他说:对不起,请原谅我的无心之过。

  我们聊了很多,我知道他爸爸妈妈对他要求很严,他曾读过武术学校,他跟我欣赏的那位组长以及采购部的一个采购员是同学,他是总经理的隔壁邻居,总经理受他妈妈之托将他带进这个厂,以及他小时候的一些趣事都讲给我听。

  我也跟他说了很多我未曾跟别人提过的事,我说的很投入,仿佛事情正在发生,他听的很认真,我从没遇到这么好的听众,于是我越说越有劲,说我的欢乐、烦恼,说那些未向任何人言及的苦衷,说我心中的不平,说我的一部分遭遇。

  “阿灵,你是我见过的最独特的女孩,你聪明、有主见、不向命运屈服,不听从父母不当的安排,同时又兼并善良、孝顺、勇敢,不知道我是几世修来的福气,老天竟然会让你我相遇。”他说得很诚肯。

  “相识是缘起,缘灭时注定的分开,希望缘份为会倦怠我们太失望,而且我并没有你形容的一半的一半好,我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自己有几斤几两我很清楚,不管你是出于哪种可能,都请不要将我夸的太离谱,那会让我有种不实在、被讽刺的感觉。”

  他还准备说什么,却被我打断:“天色不早了,我朋友可能在等我了,我们回去吧。”

  追女孩守则一:她说的话永远是对的,你永远别想反驳。秉持这一守则,他只好乖乖听从。

  回到我们会合的地方,我告诉他哪里有快餐店,网吧从什么方向走后便去找我朋友了。

  我有个朋友叫雪儿,另一个叫芳芳,雪儿的男朋友叫康成,芳芳的男友叫任山。

  我是在他们厂门口遇着他们的,于是一起去买菜,买好菜准备回租房时雪儿突然问我:“阿灵,你不是还有个朋友吗,干嘛不叫来一起玩,她回去了吗?”

  “没有,他在网吧等我,现在可能去吃饭了。”我避重就轻地回答。

  “那就叫来一起吃饭啊,多个人只多双筷子啊,把人家一个人丢在那里你怎么好意思。”芳芳也参进来。

  “算了,他肯定已经点过菜了。”我真希望她们不要太好意。

  “那我们先去看看啊。”雪儿提议。

  “不用了。”我急忙阻止。

  她们看我那么着急的样子,便开了句玩笑:“阿灵,该不会是男的吧?”

  没等我回答,雪儿又接口:“肯定不会的,你从来都没跟男孩子扯上过什么关系,这点我还是信得过你。”

  我无言。

  芳芳见我没作声,接着问:“不会是真的吧?”

  我亦无语。

  这次她们不相信也得相信了,于是赶忙问详细情形,我却给了她们一个扫兴的回答:“我们并不是朋友,更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只是一个玩伴而已。”

  我的口气平淡,她们只好相信,但她们还是很好奇,想看看,能让我单独出玩的人是什么样的,拗不过她们,只好带她们到那个快餐厅,却见他已经在吃饭了。

  我介绍她们认识后,她们聊了会,邀他去玩但被他拒绝了,我们只好先走了。

  “那人还不错,各方面都还过得去吧,将会是个很体贴的人,如果你们会有结果,你会是个幸福的人,但我不明白你转变为何如此之快,之前这类型的人是根本入不了你的眼的,我记得你的眼光一直都很高,全中国恐怕都找不出几个。”最了解我的雪儿不解的问。

  “就因为全中国都找不到几个,我便在那人出现前的这段时间先玩个游戏也无妨,不然就可怜了我那几篇未完成的小说了。”

  “难怪,我就说嘛,你怎么会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几乎都让我认不出来了,原来如此,阿灵,我真佩服你,总是不按牌里出牌,不知谁才会是你的克星。”雪儿了然一笑。

  “但是,阿灵,你这样做会不会对他有点不公平。”芳芳有点担扰。

  “既然男孩子可以玩女孩子,为什么我们女孩子就不可以玩他们呢?再说我会注意分寸的,对他没有什么不公平,毕竟我也得投入感情才能把这段感情经营起来,我这叫假做真戏,一切都是真的,只是我不可能会爱上他,我跟他之间不会有结局而已,你们不用为这件事担心了,我会处理好的。”我给了她们一个安心的微笑。

  回到租房吃了些水果后,她们那两位好好男朋友已经将晚餐搞定了,因为一段时间没见,此时自是高兴,他们便提议来喝酒,我本就有男儿的豪爽性子,加之相聚的兴奋,自是乐于答应。

  还是照老规矩,提白酒(因为他们知道我喝啤酒会很难受),庆着高兴劲一时多喝了点,喝没醉,但头有点晕,不是有点晕,而是很晕,感觉头很不舒服。

  他们见我这个样子,将我按倒在床上,拿出湿毛巾放在我的额头上,并准备帮我去买醒酒药被我劝阻了,后来又劝我第二天才回去,我怕赶不上上班,于是没同意,最后她们只好说:“好你就先睡一觉,两个小时之后我们叫醒你,若你心疼他的话,现在就走,我们不留你。”

  我无话可说,我为有这么贴心的好友感到幸运,便安心的睡着了,两小时后他们准时将我叫醒,洗了个冷水脸,感觉好多了,在与她们不舍的告别后我去与他会合,一起坐回厂。

  在车上他问我:“阿灵,你是不是喝酒了?”

  “还闻的到酒味啊,我都濑了好几次了哦。”我说着吐了口气,闻了闻,确实还闻的出,便歉意地说:“不好意思,因为几个朋友,聚在一起高兴,所以就喝了点酒,而且还这么晚才出来,让你久等了。”

  “没事的。”

  我喝过酒后不会像一般人那样又哭又闹,我会很安静、安静地只想睡觉。

  一回到厂,他将我送到寝室门口我就将他赶走了,理由就是我要休息。

  但没过一刻钟,他又让人把我从被窝里挖起来,说要带我去一个地方,我是千万般地不乐意,最后他说:“就算给我个面子好不好。”

  看着他似乞求的眼神,我心软了,我这人就是心太软,如果当时他拿一把刀威胁我,我都不会妥协的,但他以这种方式竟让我不知如何是好,除了答应还能怎样呢?

  后来才知道每周日晚上他们三位同学都会出去聚一聚,而那个组长和采购都已有女朋友,就他一个人单身,怪不得他硬是要把我拉上。

  因为采购有厂车的钥匙,出去就方便多了。

  我们开着车去了很多地方,但都人满了,最后去了一个很小的歌厅。

  经介绍之后我才知道,那个采购的女朋友正是那天帮助我弄复印机的那个女孩,而那组长的女朋友也打扮的特漂亮,他们三位男士也确实尽到了一个做人男朋友的本分(虽然我还不认他做男朋友),又是凉菜,又是汤,花生,瓜子,各种水果、饮料都有买来,食物备妥后,他们便开始点歌。

  他使劲问我想唱什么歌,想听什么歌,我只回了句:“我不喜欢喝歌。”

  “那你想听什么歌?”他没有勉强我唱。

  “随便,我只希望快点回去,我头好晕。”我提出自己的意见。

  他知道我不是在说谎,便没有再问,独自在挑歌,并让我扒在他肩上睡会,我没应答他,轻轻地靠在沙发背上。

  他们点好歌后叫了好多啤酒,每人一个大杯子倒的满满的,一人一次轮流向我敬酒,说不喝就是不给他们面子,就算我说不会喝酒都推托不了,都是他帮我代喝才了事,最后两个女孩向我敬酒,时一事实上要我亲自喝,而且不准他代喝,否则就是看不起她们,我一时还真是被激中了,拿起杯子就准备喝,却被他抢住,拿去倒了大半杯在他杯里才拿给我,并让我别逞强,我哪听得进他的话,一次性就喝了两个半杯,然后又倒了满满一杯,他拉住我却被我推开,并给他们五人都倒满,举起杯子说:“今天第一次参与你们的聚会,我为刚才的失礼向你们赔罪,在此敬你们一杯,来,我们干了。”

  他们可能是料不到我会有此举,愣了几秒钟后才反映过来,然后说:“爽快,我们干了。”

  喝下去之后感觉很难受,一般在平时喝下那么多啤酒我就会吐的,加上之前喝过白酒,现在又喝少年先锋队酒,等于是混合酒,吃了点菜后就倒在沙发上了。

  等我一觉醒来之后,他们还在闹,我拉着他说想回去了,他安慰了我一会便让我再等一下子,我心里很不爽,便跑去洗手间,出来后他们却准备结账走人了。

  走到外面透透新鲜空气,感觉清醒多了,看看街边的情形,似乎还没多晚,应该在十二点左右吧,至少证明他们做事还有点分寸。

  为了帮我们制造机会,故意将我们俩安排坐在最后一排,而他看起来比我醉的还凶,坐上来没多久便靠着座位闭上眼睛似在睡觉,没过一分钟他又坐起来问我:“我可不可以靠在你肩上睡会?”

  此时我除了点头还能拒绝吗?毕竟他也是为了替我喝酒才会如此的,只能说他的酒量太差劲了。

  那晚我坐在那里一动都不敢动,生怕惹出什么事故来,我感觉回厂的路好漫长,怎么那么久,都还没到呢,我说不清那时的感觉,只觉的好想好想逃开。

  从那之后,他便一直以我的男朋友自居,(虽然我未曾答应他)。不过他也够尽职的,我的碗丢了,便便帮我买了碗来,并每餐都帮我将饭打好,我这人就是太懒了,每次一看到有那么多排除的人或是菜不好吃我就走了,宁愿吃零食也不去打饭,以至于碗丢了几天都没买,他也算的上是比较了解我吧,竟然连这些都知道。

  既然有人愿意效劳,我也便于接受,就好像回到了家里,需要什么,只要开口,爸妈一事实上会想办法满足我,我一直都很珍惜这种感觉,因为我预感这种感觉不会持续多久,很快就会离我而去。

  那几天我过得很开心,被人宠着,一下班之后,他就带我去吃我最喜欢吃的麻辣烫、烘烤,还带我去吃我从没吃过的麦当劳,只是我并不怎么喜欢吃,我只喜欢吃里面的鸡腿,其它的都不太喜欢。

  一般情况下有食物我暂时就不会去考虑其它的事情了,就在这种情况下过了几天。

  突然有一天,一个女孩问我:“你真的喜欢他吗?”我就这个问题认真的考虑了一下,我决定问问我朋友,于是便打电话给雪儿。

  雪儿听到我的问题后停了好一会才慎重地跟我说:“阿灵,我们是好朋友,我不愿说谎来骗你,虽然真话会让你不高兴,我还是跟你说说我的看法,我认为你最好是趁早离开他,我感觉他家并不富有,而他又是个比较老实的人,最终他总是要受伤的,而且时间越久受八戒国越深,他不像坏人,不臻于受无畏的伤害,而你现在可能满足于他供你的吃、玩,但他一个月的工资毕竟有限,那么一点点,供你吃些小吃就让他吃不消了,而你是绝不会满足于此的,到时你又该如何处理这件事呢?阿灵,我最了解你,你眼光太高,若真要玩一场,也只适合于那种帅气迷人、多金又有权有势的上流社会牟花花公子,他们才能给你带来激情,带来灵感,而不臻于会有伤害到谁的可能,阿灵,我该说的也都说了,至于该如何做就看你的了,我知道你够善良,一定不会做出伤害索然无辜的事情来的,是吗?”

  她的每句话都说到我的内心深处,我怎么样就只有那一条路可走。

  当天晚上我拒绝了他的激约,怕他去寝室找,于是想故意晚点下班,没想到他却来办公室找我,我只好找理由拒绝。

  最后他出去逛了一圈后帮我带回了我最喜欢的烘烤,我没有拒绝,接受了,因为我受不住美食的诱惑,何况还晚最喜欢吃的美味。

  星期五上班的时候,我想了很多,最后我得出一个结论:不是逃,逃离这里,当天下午我就跟主管打了声招呼,交接了一下,我星期天就没去上班,跑到外面找工作,因为是周末,随便挑了一个工厂。

  选好工作地方回到那厂时刚好是中午,在厂门外遇着了他,于是是两人一起去吃了餐饭,我认为以后能在一起吃饭的时间也不多,便没跟他说什么伤感的话。

  因为每个工厂都有规定,员工离厂时只能在下班时间才能带东西离开,我也只好收拾东西等待着他们下班。

  那天下午他请假了,坚持要在寝室陪我,其她人都上班去了,就剩下我们两人,弄得我很是尴尬,使劲找话题聊,最后聊到没话,我便找了个借口溜出去看电视,直到下班时才敢走出来见他。

  我本不想让他知道我下一个工作的地方,但他一定要打车送我去,我便妥协了,一般的事我不喜欢太坚持,但有些事我也是绝不妥协的。

  我在新厂很受欢迎,很快东西都弄得差不多了,往外一看,他还在等,我立刻跑下去说了声抱歉,他没说什么,然后要带我去买日常用品。

  那次买日用品的钱我没让他出,他看到我如此的坚持,也没说什么,然后吃完可能是我们俩今生的最后一餐饭,那时候他还是以我为重,点了我喜欢的菜,他根本没想到我即将给他一个沉痛的打击。

  我阻止了他继续送我,递给他一封早已准备好的信,那封信我整整写了好几千字,也花了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在里面,应该没有什么对不起他了。

  分手之后我心情也很郁闷,总感觉自己对他太过残忍,由于面子,我没去找他,我信中也提出不许他来找我,于是我们有一段时间都没联系。

  我很想知道他的近况如何,希望比我想象的要好,过了几天之后我去上网,刚好收到他的留言,但他的网名改了,他跟我留言说:阿灵,看了你留给我的信后我很心痛,你不知道我对这次的感情付出了多少,我是真的喜欢着你,我被你的事迹所感动,最主要是被你这个人所感动,我本想我们之间会有结果,我多想好好地经营这份珍贵的感情,可是你却不给我这个机会,不过我绝不会勉强你,我知道你绝非池中之物,你有你的理想、你的目标,我只能默默地祝福你,希望你能够完成自己的梦想,如果你哪天后悔了,你还可以走这条回头路。

  看完他的留言后我心情很低落,而他的网名也改成了‘封心锁爱’,我想他一定是为我而且是改变的吧,我为这而感到很不安,我不知道该给他留点什么,最后我只简简单单地打了一句话给他:相聚因缘起,分开则暗示着缘灭。

  那几天我一有时间就去网上看看,在第三次上线时看到他两次不同时间的留言,第一次是:我将会等待着我们缘份的再一次来临。而第二次则是:阿灵,这里是我的伤心之地,我不想再悲痛下去,我也想为我的理想奋斗一番,所以我将会离开这里去上海闯一闯,希望能在那里闯出一片属于我自己的天地,阿灵,以后独自一个人,多保重。

  从那之后,我们就很少有联系了,而我没多久也回家了。

  我是个很念旧的人,毕竟相处了那么久,还是有感情的,我不禁有点想他,但最想的还是那个组长,而我刚好有他的联系电话,忍不住便拨了他的号,听着他陌生而熟悉的声音,我很激动,我告诉他我回家了,正欲问一下他的近况时他说他们在开会,我知道他们经常开会,但开会间可以接电话,只是讲电话得很小声,并且不能太久,我只跟他聊了几句他就挂了,他说有时间会打给我。

  自他挂了电话后我就一直在等,还好在当天我就等着了电话,但不是组长打来的,而是他打过来的,他说他是从组长那里听到我的消息的。我们各自聊了一下近况,最后袋子说:“阿灵,如果你要出来,随时可以来找我,我告诉他我不会再出去了,然后我便将电话给挂了,算是让他死心吧。

  从那之后我们就没再联系过。

  我不知道他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也不知道我究竟对他造成了多大的伤害,但愿不会伤的太深,如今我只希望他一切都好,希望他有一天能遇到一个真心相爱的女孩。

  如果有一天他能有幸看到这篇文章,我希望他能听到我对他说声:对不起,当时我真是无心的。

不做你的爱人,不流一滴眼泪

  好久没有再写过文章了,我的心在游戏与爱的边缘徘徊这,今夜来临,我静静的坐下来,想着自己过去的点点,抚摩着自己那已伤痕累累的心,又一次,又一次的分离....
  4天只有4天,为什么我的爱恋都只是这么的短暂,难道是因为我的冷漠,我累了,我以找不到再恋爱的感觉,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我老是在想,没有任何共同语言可以说,就是这么静静的走着。我看得见我们的未来,我们分手时的对白,可我看不到会是那么的快,竟没有想到自己竟会那么的留恋,我以为我什么都可以无所谓,一切对我来说是那么的突然。虽然我遇见了我们的未来,可是我却看不见现在的你我,是否还在心里有着彼此,我累了,也许你也是,我时常提醒自己不要陷的太深,可是呢,我根本就做不到,可是我却时时很假的告诉自己一句,明明不喜欢人家的,可是难道我真的不喜欢吗?如果真的是这样为什么我还会那么的放不下,我累了,一切都已经过去了……51以来我试着用游戏来麻痹自己,天天在网上可是,我知道自己身体受不了了……可是只有这样才可以缓解我对,你的思念,难道自己真的到失去的时候,才懂得珍惜?!不知道,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我不想再留恋些什么,因为一切对我来说都是奢侈的。可能是因为我太自信了,这次的打击不算大,可领我知道了,爱一个人,不要虚伪如果你爱她就去说吧,无论成败你都是成功的,因为你爱了,可是眼泪却不要轻易留,不做你的爱人不流一滴眼泪。
  世界上爱的人很多,2个人走到一起的几率是12亿分之一,所以在一起的情侣们,请你们珍惜现在所拥有的,因为你们应该知道,当失去一个人的时候,比拥有一个人还要容易,所以不要轻易的说放弃。
               I can say"goodbye my lover"
±±等你,来找我±±

世界那么大,别只是看看

跟一位做职业规划师的朋友聊天,她说,如果将这三年来自己回答过的问题统计下来,出现频率最高的,无非是一个疑问:我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该怎么办?
  
  我很好奇她会如何解答这个问题。“告诉他们先做好手头的事儿呗,说不定做着做着就爱上了。”她笑笑说,“很多人根本就没有想要去创造一个爱好,只是站在原地等着,等着爱好像馅饼一样从天而降。”
  
  有个读者在公众号后台给我留言:“我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每天工作都提不起精神,我该怎么办?”
  
  他毕业两年,在一家本地的小报社做记者,薪水不高也不低,整个人也同这个职位一样,尴尬地卡在一个不上不下的阶层中。
  
  他想要变好的欲望那么强烈,以至于他用了五个感叹号来表达自己对现状的不甘心、混吃等死的不情愿,以及不知所措的迷茫。
  
  我问他:“你从事文字行业,应该有很多自己的作品吧,可以选一些得意之作,找机会跳槽啊。”
  
  他十分为难地回答:“其实我也没什么作品,每天写新闻稿都是套路,没深度没温度,拿出去也没人看得上。”
  
  他告诉我,自己每次的采访稿基本都是照着模板,罗列一些数据和事实,用半个小时的时间就能草草写成。他很喜欢《南方周末》一个编辑的文风,但自己肯定达不到那位编辑的水平。
  
  “你都没试过,怎么就知道自己达不到那个编辑的水平?”
  
  他理直气壮地回答我:“因为人家是真心喜欢这行啊,我又不是,对一件事没有熱爱,当然做不好。”
  
  “那你为什么不喜欢呢?”我问。
  
  他秒回我:“因为做不出什么成绩,所以觉得这一行很无聊。”
  
  像是一个带着魔咒的怪圈:我不喜欢……我做不好……我更不喜欢……更做不好。
  
  在找不到自己热爱和擅长的事物时,我们常常会归咎于“自己见识太少”,但其实,每一个人从出生到成人,都已经或多或少地见识过很多行业和领域。
  
  你的人生不是狭窄,只是太浅了而已。
  
  知乎上的大V“动机”在杭州曾经在一场演讲中讲过这样一段话:
  
  “我们这个时代,兴趣爱好是一件被过分美化的事,它常常被当作是激情、活力、坚持乃至成功的代名词,以至于当有些人觉得自己过得不够好的时候,第一反应便是:我没有找到自己的兴趣爱好。但我们真正感兴趣的,其实并不是兴趣爱好本身,而是它所能带来的东西,我们总想用兴趣爱好来换点别的,比如成功,比如名望,比如与众不同。”
  
  总是将“爱好”“天赋”等词挂在嘴边的人,通常都有这种想法:做得好,是因为他有天赋,这件事不是我的真心所爱,所以我才一直做不好,等我找到自己喜欢的事,我也会变得很厉害的。
  
  我们往往过于看重“爱好”的力量,然后花很多时间和精力去调整状态,一路奔波寻找,却往往忽略了,爱好如同完美的恋人一般,从来不会从天而降,想要真正得到它,需要痛苦的尝试和磨合。
  
  我大一时曾经非常不喜欢自己的专业,觉得英语本应该只作为工具,作为一门学科则是华而不实。
  
  我几乎是以抗拒的态度过完了第一个学年,做了很多跟本专业毫无联系的兼职并自以为是在体验人生。跟一位学霸学姐聊天时,我毫不掩饰地吐槽了自己对这个专业的不满,她听完很惊讶地问我:“难道在你眼里,学习英语专业就是在大街上跟外国人搭讪几句,电视里出现英文单词的时候给家人提供一下翻译而已吗?”
  
  “你觉得这个专业没意义,是因为你根本就没想过要学好,总是停留在门外汉的水平,当然无聊。”她说。
  
  与其抱怨,不如改变,你先试着好好学一学,或许就会喜欢上它
  
  了呢。
  
  那个寒假,我听写完了整整十季《老友记》的剧本,刚开始的时候每十秒需要点击一次暂停,逐渐到一分钟,三分钟,再到后来,可以通过速记法连续听写十几分钟的内容。
  
  大二的时候,我被老师推荐给一个美国老板做陪同口译,也就是从那时开始,我开始喜欢上自己的专业。那年我19岁,戴着耳麦,手心冒汗地坐在西装革履的老板身边,居然真的生出了一种奇妙的自豪感。
  
  我的美国老板是个很风趣健谈的人,除了工作之外,也会跟我聊一些风俗人情、生活中的趣事,以及他对一些事情的看法。我仿佛是绕过了大观园里的那块大石,顿时觉得眼前一亮,生活别有洞天。
  
  而我的很多同学,依然如大一的我一样,认为自己的专业没有意思也没有前途,抱怨着“我没有语言天赋”,跟各种各样的机会失之交臂。
  
  或许“凑合”与“爱好”的分界点,跟热爱程度无关,而是业余和专业的差异。
  
  当你的水平泯然于众人,无法发现自己的闪光点,无法得到他人的认可,便很容易心生倦怠。
  
  可是当你做的这件事可以让你区别于他人,可以为你带来一些实际意义上的名利或是认可之后,它就会很容易转化成为爱好。
  
  你在一件事上所达到的层次越低,就越容易放弃,道理也不过如是。
  
  我们不是因为喜欢一件事才能做好,而是因为做好了某件事,而慢慢喜欢上它。
  
  世界很广阔,但它也很深隧,别只远远看一眼就转身离开。对生活的体验如同潜水,从浅海进入,一点点深入,走到了下一个深度,才是不同颜色的天空。


原文标题:喜欢静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xunzhiguang.com/gushi/11323.html